0619 跑步 10:心安

坚持运动的第10天。

坚持运动的记录开始进入两位数,一切都在缓慢而有序的进行着。继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后,今天又几乎下了一整天,到晚上的时候才基本算是停了下来。显然,游泳的计划又泡汤了。雨后的空气清新多了,一扫前几日的闷热,但也因为持续下雨的缘故,街上几乎没什么人行走,在马路边上跑着的时候,也只是有间歇的有几辆车驶过。但对于跑步来说,这一切都是再好不过的天气了。喜欢这种感觉,像一个孤独而内心平静的夜行者,在昏黄的路灯下,穿过一条条的街道,气喘吁吁而挥汗如雨。这段短短30分钟的路程,不仅仅是运动的时间,更是与自己相处的时间。

我知道,现在我们每天都会花很多时间与外界建立各种连接,朋友的,工作伙伴的,亲人们的,虚拟的,现实的;越来越多的人,仿佛失去了一种对整块时间的控制能力,因为我们的整块时间正在被撕得越来越碎片化,被各种各样社交网络所控制。我们从这些地方得到越多,也意味着我们在这些地方失去的也越多。

媳妇问我为什么又突然开始跑步了。我没有正面回答,好像这一次我自己也不知道该给个什么样的答案,也许把体重减一减是我直接想要的,但内心深处似乎不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追求。或者,应该是如上所言:我寻求的,是一段与自己独处的时间。过去的有几段完整坚持至少几个月跑步的时间,并不见得自己的体重就减了多少或者自己跑步这项技能提升了多少,但跑下来,往往是可以给我带来一些其他的收获——虽然很多时候,我们会给自己做下的事情定下一个需要拿到明显成果的目标。但这一次,我想不要去定什么具体的目标,每天只要坚持去运动,坚持去跑一跑,不管时间多少,不管距离长短,每天只要花点时间,离开家,离开网络,回到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面貌去,哪怕最后体重不减反增,都无所谓——只要run。

以前对朴树并不算了解,但昨天看了他的那个访谈之后,就觉得这哥们很有意思,看着他对这个世界有诸多的不满甚至恐惧,以至于显得他与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外界看来,他跟这个世界是有距离的,但他自己说「他并不觉得跟这个时间有距离,因为他的内心世界是开放的,他有很多通道来了解这个世界」。在知乎看到一个他经纪人的回答,朴树这个人,简直是一个现代的活化石,比如直到他不得已在重新开始录专辑要去印度的时候要通过微信跟国内保持联系的时候,他才换了iPhone,在那之前,他一直用的是诺基亚;比如他有件米奇的T恤,穿了好几年,甚至到现在演出的时候还在穿着;他买了几条一样的裤子,然后就是重复的穿。在世人看来,他已经算是成功人士了,但实际上他还在为房租发愁。而他之所以连接这个世界的方式是「音乐」,他通过音乐去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这是他感到舒服而且放松的方式——放松,是他内心最想追求的一种状态。

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追求的又是什么呢?

我一直以来的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心安」。

0530 胡言乱语

很多时候,我们把理想跟现实会分开来谈,但难道现实不是理想的一部分?当你笃定要去追寻你心中的理想的时候,首先就得去解决你所面临的现状——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实与理想之间并非泾渭分明。

没有安身立命的一技之长的确是一件值得担忧的事情,这意味着你无法高效率的通过价值交换获取到你想要的资源。

初次创业者+跨行业创业,这种组合失败的概率估计在95%以上。越发觉得创业是一个特别特别专业的活,就如同一项技能一样,需要反复打磨的,初次创业者需要掌握的知识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如果同时在一个新领域创业,这意味着挑战是双重的,在这种情况下失败的概率可想而知。某种意义来说,创业者最需具备的素质是自省的能力,哪怕刚开始的方向有多么的离谱,但通过自省总能逐步调整过来,反之,则会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妈说宝宝醒来之后问“爸爸妈妈去哪了”,有些忧伤。这种情愫似曾相识,不知道这会不会给宝宝幼小的心灵留下不好的印象,看似2个小时的车程不远,但其实总会有诸多不便。

胡言乱语·语录01

  • 前天晚上梦见公司上市了,嚯嚯,屌屌的哦。
  • 昨天想去吃那家之前经常跟小伙伴们去吃的常德米粉,心心念那儿美味的榨菜,结果发现已经改换门庭了,细想起来,好像还真的是自去年8月份之后就再也没去过了,终究物是人非。
  • 不知不觉,再过几天,在公司呆的时间就已经满两年了,两年前的市场环境跟今天的市场环境已经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应该要问自己的问题是,这两年,自己成长了什么?收获了什么?也许是时候给自己一个总结。

 

Cxx

1、如果那是一面镜子,我是不愿意以后别人看到我今天看到的样子。

2、在这个凡事都讲用户体验的时代,管理是不是也要讲讲用户体验?

3、这是我排斥厌恶的事情,我时常在想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无法给别人带来帮助,别人也无法给我带来帮助,但我为什么还要去做?

4、杀不死我的,必将使我更强大。

自信

初中的时候估计是最自信的时候,主要那时候成绩是唯一的可见并且都接受的衡量标准,恰逢那时候成绩相当不错;我用来提升自信的方法多是暗示性的,比如每天早晨起床去上学的时候,真是会对着镜子说,叶伟你加油,并且在骑车的路上,一直都会对自己念叨,你一定行的,你肯定可以的,你是最棒的。事实证明,这种方法是有效果的。

到了高中的时候,去县里读,一下子接触到很多人,成绩依然还是唯一的衡量标准,但这个时候成绩似乎就更不上去了,第一次月考,高数不及格,真是大受打击,到最后整个高中三年下来,数学都不太ok。到高三的时候,选课选了政治,竞争相对没那么激烈,并且好像自己在政治方面还是有一点点悟性,总之成绩在班里乃至在整个政治科都还过得去,这个时候自信逐渐恢复了些,但最终高考失利,一下子便消沉了整个高中结束的暑假。

到了大学,成绩开始不是大家公认的衡量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大家开始不怎么介意成绩;因为即便成绩不怎么ok,但在社团或者课外兼职甚至爱情领域混得不错,大家也都还认可。反正我开始两年真是没怎么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成绩不咋地,社团混得一般般,接连高数挂科,甚至得到大四清考才解决这个事情,真是心头永远的痛,也因为这个,其实大学头两年也正是没什么自信的。到了大三的时候,要挑战自己选择了班长,带着大家搞了不少活动,自认为干得还不错,大家也挺开心,最后又拿了奖学金,自信在这个时候开始恢复了些。最后一年,在小瑾鼓励下,选择了考研,老实讲,刚开始的时候也正是没什么自信,觉得这是离自己很遥远的事情,但最后的结果倒还不错,搭上了研究生录取的末班车——大概也跟当年金融风暴工作不好找所以研究生扩招有关,但不管怎样,最终的结果是让自信这玩意再次提升了些,觉得自己可能也不太赖。

研究生开始是分水岭了,工作的同学开始不在以所谓的学习成绩来衡量,无论过去学习成绩怎样,在社团中的表现如何,在社会中,更直观的衡量是收入,表现出来的是一些大家可以看到的房子、车子之类的。对于还在学校的我来说,似乎对这些的感受还不是那么强烈,成绩在研究生依然重要,但也逐渐加入了求职这类的因素。现在回想起来,整个研究生下来,平均的自信心还真是一般般,我估计稍稍好于高中那会的水平。最后的求职还算过得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自信心回来了一些。

当我真正开始的工作,到现在这时候,不可避免的要陷入了衡量成功的大众价值观,即所谓房子车子之类的。往往很多时候,以往自己还真的挺努力的了,但抬起头来看别人,还是觉得有差距,于是自信心不免受到了冲击,我估摸着此时自信心降到人生有记忆以来的最低点了。几年刚回北京的第一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给帆发了个短信,聊了几句,他说,这看你怎么去衡量成功,他说假如以经济为衡量因素的话,他觉得自己也是很失败的——一个简单说事实是在他们家他的收入水平从去年第二下降到了第四(他家里4口人),但另一方面,他在过去的一年开始骑车,开始跑步,开始打网球羽毛球——在这方面有收获他也觉得也是别人没法去享受到的——末了说,此时大概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了。道理自然是懂得,也明白他想说但未点明的话,但每个人的处境不一样,最终要考虑的事情也不相同。对我来说,事实便是,仍然不足以支撑理想生活的物质条件,还是有差距,所以我焦虑,我慌张,我开始偶尔的夜不能寐,翻来覆去思考未来。一方面质问自己应该根据什么来建立对未来的期许,另一方面又告诫自己说:认清事实,停止挣扎。

自信啊,总是找到了某个点扎进去之后,一下子便提高了;只是只一次,我还没找到那个点。

Q1

1、做个有担当的真诚的而又有趣的人。

2、更多的时间花在阅读与健康上,关注科技的新兴领域。同时若非工作需要尽力避免让时间不知不觉消耗在社交媒体上。整理并利用好自己的信息源,思考而非单纯的吸收。

3、不是又给压力了,而是压力给的太少了。

无题

恐慌与焦虑基本来源于不确定的未来。
但你自己要把这一切当成是一次重新认识与审视自己的机会。
确认一个目标:不是单纯的找一份工作,而是如上所说在重新审视自己的基础上去想自己未来三年需要的是什么,为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做些什么。
也许很困难,也正因为如此,焦虑是在这个过程中必然的产物。
take it e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