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is impossible.

这几年,AI这个词实在太火了,我们试图穷尽想象力去思考AI所能达到的边界,并开始朝着这个边界去开疆拓土——仿佛科幻电影、科幻小说的世界就在不远处的等待着我们。当然,其实我们清楚,要到那步,还差着远呢。尽管如此,其实并不妨碍我们做个假设:我们现在就处于这个世界会是如何的呢?或者说,我们也许并不需要假设那个还未到来的世界,回到我们现在的真实世界中,问我们自己一个问题:这几十年来,科技的飞速发展带来了什么改变?

在我看来,最直观的感受可以归结为,这些科技让我们的生活实在便利太多太多了。就拿写个文档来说吧,现在我们哪能离得开电脑?但放到以前用笔写字的时代,甚至是古代毛笔的时代,效率能比吗?又比如说高铁汽车这些发明,让距离缩短,人的活动半径大大增强了。又比如说通讯,从前的那种什么驿站,飞鸽传书在我们今天看来,简直不可想象,电话,微信让不同地点的人可以实时交流,Facebook这样的社交工具发条消息,瞬间就有可能被全世界的人看到。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多的太多了。

但如果我们在这个直观的感受上再思考一层,本质上这些科技的发展是改变了什么?我认为其实是在于效率提升同时人对时间的感受。比如在古代以驿站为通讯的时代,进京赶一次考就得大半年,时间单位可能就是年;而现在从中国最南端飞到最北段可能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时间单位是小时;而通信技术更可以让我们每天的时间变长以分秒来度量。所有的科技发展一直都是在大大提升效率,降低我们在每个事情上所需花的时间。AI在做的事情也是这样,可以设想的是AI改变的第一步是将重复性的,能够有相对明显特征的工作内容取代掉,然后再往下可能就是将相对没有那么明显特征的工作内容也有解决方案来解决,可能终极的状态变成,人的对时间精度进一步提高,所谓地理位置对人类行为的限制极有可能会被大大的突破——也就是说往后一个北京,一个深圳的处于2个地方的感觉会消失掉,压根就没有这个区别。嗯,异地恋也许会不复存在。

由此引申出来的一个新问题是:显然,时间会被大大空出来,然后呢?这些时间可以用来做什么呢?我现在思考下来,最大的可能性是体验情感——这些省下来的时间其实会被用来寻找各种新的情感刺激,否则人类极有可能失去作为人类存在的必要性。人类体验情感的途径无非是两条,一条是来自物理世界的突破对人情感的冲击,比如人类内心深处与生俱来对未知世界探索的好奇心与渴望,不管是新大陆的发现还是对外太空的持续的观测其实都是以物理世界改变而带来的内心世界的震撼;另一条途径则是更多源自内心世界,人类其实有丰富的情感世界,但如果不被引起共鸣,很多情感是难以被刺激出来的,但当我们真正有足够的时间可以通过诸如音乐、艺术等等这些精神领域的熏陶,以及有太多事情可以被轻而易举的体验,我相信人一定乐此不疲的去探索内心情愫的种种,直到某一天可能这些情愫也被穷尽——这种可能性存在吗?或者说,其实我们也许不需要看的那么长远,今天在看《怪奇物语》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所谓的朋克风会从美国兴起,我现在的答案时,因为美国那会已经到了一个在足够富裕的时代,当年轻人不怎么需要通过自己辛苦工作就能够过上不错物质生活的时候,你说这些拥有大把时间的年轻人们可以来做什么呢?除了追求内心的刺激与满足感,恐怕真的没什么其他事情可以做了。

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人对文化精神层面的消费需求一定会越来越多,而且要求一定会越来越多样化。

Nothing is impossible.

中国这个产品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尤其是社交产品,有个规律是这样的:当你这个产品的用户规模占你目标用户规模比重越大的时候,用户体验相对而言就越有可能被迭代的更好。这方面像微信、Facebook就很好的证明了这点。这背后的原因在于:一方面社交产品本身是用户之间的沟通交流,目标用户都在这里,交流起来自然没什么障碍;另一方面当产品沉淀的用户足够多的时候,所面临的问题也肯定更多(其他小规模用户产品存在问题的概率相对更小),这也就意味着每个被解决的问题都是对用户体验的提升。

如果把中国当成一个互联网产品来看,你就会发现这个产品还真的挺牛逼。从用户的体验来看,虽然吐槽这个产品这毛病那问题的不少,甚至也有不少用户动辄说劳资不在你这玩了,但主流用户去群体还是觉得这个产品体验还行,不管什么样的用户群体,大体上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所需要的,而且也有不少用户群体非常愿意主动讲这个产品的好处,有口碑效应了。虽然现在还不完善,但搞产品的人都知道,一个如此庞大用户规模的产品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着实不易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产品的产品经理、程序猿、设计师分别是谁呢?

 

0726 休息:让自己心里好受

可能是前段时间跑的稍微有点力度过猛,脚跟跑起来的时候会有些疼痛的感觉,所以今天没下去了——但如果电竞也算是运动的话,那么今晚上其实是在玩王者荣耀,其实自己内心明白,后者才是导致今天没去运动的根本原因,而前者只不过是在让自己内心感觉没那么惭愧的一个借口而已。

人其实真是一个善于为自己找理由的物种,这几乎是一个下意识的行为,尽管我们也经常在事后很容易就发现,这样逃避不好,但我们似乎没法控制自己。

比如说,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杭州绿城放火事件。除了那位保姆因为涉嫌直接纵火被关押无法发出声音之外,所有其他的涉案方都在强调,不管是物业方还是地产商、消防局等,自己在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中是「及时的、到位的、按照既有的流程规范」,说白了就是说自己不会主动承担这个事情的责任。我估摸着如果那位保姆能够发声,可能也会为自己找出一堆的理由来。但回过头来想,真如他们所言是尽职尽责的在第一时间处理这起事件,那么这起事件就应当避免掉了才对,但结果是在这起事件中,造成了一位母亲三位孩子惨死的悲剧事件。显然结果是已经摆在那不会骗人的,这就意味着背后肯定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导致了这起悲剧。但本性使然,让我们是不会主动去说这个事情是我的错——但即便是真承认有错了,可能也没办法抚平那位父亲的内心的伤痛了。

另外一个比较直观的例子是最近的一部电视剧《我的1/2前半生》,一句话概括之就是讲的男男女女的那点事,无非就是有小三啦,出轨啦,离婚啦,恋爱啦,闺蜜,职场等等这些事情。多少让我有些不能理解的是,大多数人的三观里,比如陈俊生跟罗子君的的这段婚姻,很多人会觉得是陈俊生出轨所以错都在他,凌玲勾搭陈俊生所以错在她,但说到罗子君的时候,我们好像更容易角色代入罗子君认为自己辛辛苦苦在家带娃全职家庭主妇结果来自己的老公还出轨了,这TM的都是别人的错——照我说,要现实生活中自己的另一半真如罗子君开始演的那般,那老公心里得多大才能假装若无其事?另一边,贺函跟罗子君及唐晶之间的感情纠葛,大家似乎更容易站在弱者这端同情唐晶,然后指责罗子君与贺函的背信弃义。唐晶自己心里大概也是在想如果不是罗子君的横插一脚,自己跟贺函之间是能够幸福的走到一起的。但是拜托,一段十年的感情都没能走到一起,这其中难道也不应该找找自己身上的原因?唐晶自己心里有正视过在她与贺函相处过程中的主要问题在哪里么?本质上是她自己没有勇气去面对,若即若离,患得患失。当然贺函身上也有问题,但最后当贺函鼓起勇气下定决心要跟唐晶走到一起的时候,唐晶给的是什么反应——大概从那个时候起,贺函心里就再也无法如过去那般去面对了吧,我想最后即便不是罗子君,也有另外一个罗女君啥的会取代唐晶在贺函心里的位置。

回到开头的问题,其实要讲的另外一个悲剧是什么呢?大多数人其实意识到我们会本能的逃避,这是不好的,但仍然会本能的去逃避这个本能——这才会让自己心里好受。

0713 跑步 34:自我介绍

坚持运动的第34天。

这几天都是拉着媳妇一起下来散散步,运运动。然后是绕着宝民一路、107国道目前第一个大型项目这个大圈在走,从挖地基到现在似乎准备开放样板间了,以前没怎么注意,但当这个建筑起来,耸立在这个地的时候,感觉还是蛮壮观的。

你会怎么向别人作个自我介绍呢?

准备入职新公司,offer上让准备一个100字以内的自我介绍,对字数没甚概念,看到100这个数字的时候,还心想,霍,100个字,哪有那么多来写呀!结果,等自己洋洋洒洒的写完之后,一看数字,妈呀,几百字了都。删删减减的时候,总觉着这点也应让别人知道,那点也应让大家晓得,似乎有种下不去手的感觉,最后好不容易把自以为浓缩的精华给呈现出来,才发现原来100字,写出来文字其实也就是两三句话的事。

自我介绍,应该归属于人生三大终极问题之一:我是谁?还是蛮有学问的。

最高级的自我介绍我想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是说,一个人虽然好像大家都还不怎么认识,但他或许因为过硬的成绩早已被大家知晓,人们交口称赞,这大概是自我介绍的最高境界了——并不需要通过自己,只需要借助别人的口,就能让大家熟悉你,了解你,至于大家日常理解的那种自我介绍,已经成为了某种过场,起到的是锦上添花的作用。有追求的人是不是得朝着这个目标前进呢?这里面可能有意识层面的,也有操作层面的事情。意识层面的就是说得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操作层面呢,应该是讲要有建设个人品牌的渠道,所谓的自媒体,所谓的大V,不都是反反复复在某一个小圈子里面形成某种固有的标签,尔后慢慢的扩散为众人所知么?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不管是哪个公司,不管是什么工作内容,其实都是得有职业与专业的心态对待之,自会有人替你做口碑的传播。

但这样的人毕竟在现实生活中是少数,大多数人都可以归属为「默默无闻」的那一类,除非是他自己讲,否则我们很难获知到关于他的个人信息。这个时候,从他自己口里说出来的「自我介绍」就变得尤为重要,因为这是大家与你第一次亲密接触后的印象来源。道理上我们或许都能够理解,要抓住这次机会,呈现自己相对独特的一面,个人留下不错的印象,好为接下来工作上可能的交集打下基础;但关键是如何做到呢?这里面是否有逻辑可循?我相信是有的,因为归结下来,无外乎是内容+表现的问题。

内容嘛,我想这应该是不断挖掘过去经历,寻找亮点的过程。这个似乎没有办法能够展开论述了。在任何一个场合,能够让别人很容易记住的地方,多少都是有些与众不同的,例如,你说你过去读了本科,考了研究生这个内容几乎是难以让人记住的,但如果说你是来自一个小地方的学校考上了北大,然后北大去国外留学读研究生,那么这可能一下子就显得与众不同了。

表现,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包装的过程。同样的产品,采用普通的包装跟采用精美的包装,对销售肯定是有影响的。同样的一段经历,A讲出来是平铺直叙的,听的人如同嚼蜡,B则能够把这段经历讲成一个引入入胜的故事,听的人如痴如醉,最终谁能更容易被记住显然也是不言而喻的。

这世界所有的事情都是「套路」,你不用这套,就会被别人套。

如此而已。

0702 快走 23:接受相遇与告别

坚持运动的第23天。

晚上8点多的时候雨下的很大,一度以为没有出去运动的可能。等到快10点的时候,雨又停下来了,车没电,正好开出去充充电,于是就换上跑步的衣服下去了。把车充上电后就按照惯常的路线快走一圈,结果倒小区门口的时候才发现门钥匙被放车上了。只好摩拜一下,走路来回需要近20分钟,骑摩拜也就五六分钟——摩拜在这种场景下的需求真是刚刚的。所以,今天的运动记录是由快走+骑行组成的。

带宝宝去宝安图书馆城市规划展览馆,等绿灯的时候,瞅了眼微信,嗯,置顶的聊天列表中少了一个,毕竟它曾呆在我的微信列表中呆了2年多,甚至一度以为它会是一生的陪伴,所以当它突然消失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种难以言状的情愫。但这又如何呢?记得那会我们决定要解散整个线上团队的时候,我说,我们原本处于一个不错的局面,选择的赛道也挺好,但竟被我们弄成这样的局面,不甘心——但依然是那个问句:那又如何呢?

认知是有边界的,能力也是有边界的,而对于边界之外的许多事情,我们是不具备掌控能力的。没有什么事情会一帆风顺,也并不会有真正可以一生相伴的人。从这个意义讲,告别是人生的常态,不要觉得不甘心,也莫要因为要告别而偷偷抹泪。挥一挥手,说不定再下个路口还能遇见呢。

为什么我们只经常听到人说「中年危机」呢?其实啊,人生哪里都是危,少年时候感觉不到危,那是因为天真浪漫,不经世事;老年同志们不常把危挂在嘴边,多半是可以用看破红尘来形容,反正已然如此了,还能如何呢?中年的同志们,确实尴尬,用张爱玲的话说是「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这一点,对于有着强烈忧患意识以及责任感的中年同志来讲,确实几乎要命。

但我想说的是,不管怎样的危或机,「接受」都是我等中年同志们要记在心里的一个词语。这里有两层含义,要么从内心上承认自己的危机,接受短时间内自己无法解决这个危机的现实,甚至说自己的这一辈子可能就是如此了——这就是最糟糕的的局面了,再往下不会有比现状更糟糕的的情况出现,所以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得给自己减减压呀;要么就是对自己说这TM的中年危机,也算是来到自个儿身边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认清了自己现在的边界,看看有没突破的机会,如果判断还能再努把力突破,就继续搞,如果突破的机会已经很弱,那就换个方向咱继续搞。看着好像后者显得更积极上进,但其实真的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人生呐,相遇是常缘分,告别却需要勇气,这都是常态,没有理由要拒绝接受。

0701 跑步 22:慢慢来,比较快

坚持运动的第22天。

晚上给闺女讲完故事后媳妇带着她睡觉,然后我下来跑步,结果跑了老远发现运动手表的记录没开——不知为何华米现在的GPS的定位效率特比低,其实我在家已经开始按了跑步记录,但因为没识别到GPS,所以没有正式开始记录,记得刚戴的时候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最终跑了5公里多,虽然速度并不快,但这种跑步的感觉特别好,至少感觉自己能保持这种状态继续跑5公里。

坚持跑步到现在,试过不同的跑步方式,比如尽全力跑的、快慢结合跑的、走走跑跑的,很多时候会在跑的过程中胡思乱想很多事情,反倒是对跑步本身少了很多关注。今天试着将精力投注在跑步本身上,每超过路上的一个行人的时候都似乎有种成就感,激发着自己继续往前跑。每超过一个行人的时候,我就会选择一个新的超越目标,起初觉得自己跑步的速度并不快,所以就选的不那么远,结果发现超越成了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于是我就试着把在更远的行人定位目标,看起来有一定的距离,虽然自己是慢速跑,但最后我还是能够超越。也许有人会说,别人不知道你把他当做目标,他也没发力跑步,所以我能够超越他是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但如果把这个好比是人生,我觉得肯定多数人会按部就班的按照自己的节奏来过自己的生活,他们并不会注意到身边有人在关注他们,在以他们为目标势必要超越他们,但他们就是这样一步步被超越甚至被淘汰的,没有人有义务跑到你耳边大声告诉你有人在追你你赶紧大步往前跑吧,他们不信或者不懈,反倒是那些初看起来慢慢吞吞的人一点一滴的建立了自己的优势。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跑步是一向孤独的运动,在跑步的旅途中,没有人会告诉你明确的目标是什么,你要遵循什么样的路径,你唯有依靠自己的双腿一直跑,试着自己找到跑步的意义跟价值,你才能跑的更远。

为了能够跑完全程,刚开始的时候你得告诫自己不要试图刚开始就跑的很快,因为很可能你是在透支精力到后面就完全没力气跑;在跑的路途中,你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放弃,哪怕别人跑的快,还是别人如龟速般爬行,你唯一要做好的是你自己,不要受别人影响而突然加快速度或者可以缓慢,你要做的是根据自己的节奏继续向前奔跑;在看到胜利的冲刺线的时候,你得告诫自己不要以为马上就能够拿到胜利果实,想着应该一鼓作气马上冲刺,结果过于心急冲得太猛,反倒在最后一刻体力不支而倒下。

一个好的跑步者,一定是有着极好自我认知与审时度势能力的人。对自我认知,才知道适合自己的节奏与跑步策略是什么,能够审时度势才能根据赛常的情况有的放矢,灵活调整。

人生也当如此,在你心急的时候,在你慌乱的时候,在你不知所措的时候,在你感觉有莫名压力的时候,慢下来,停一停,这样或许会比较快。

0630 跑步 21:记一次面试

坚持运动的第21天。

下午面试完之后直接回家,6点多的时候下去跑的步,第一次在这个点出去跑,感觉略不适应,天也热,时走时跑的坚持了5公里,有点儿吃力。

有两年没被面试过,尽管在这之前把自己过往产品的经历针对性的进行了总结,但还是略显紧张——一方面是对于不确定的恐惧,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出于对结果的期待。

首先我得感叹的是: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哪怕是再陌生的一个公司,总能找到某种关联之处。这回面试,一坐下来,他就告诉我说,他上家公司的有位同事认识我,且向他作过了解,对我产品方面的能力倒不是特别担心。Caoz刚好发了一篇文章《前人挖坑,后人扑街》,里头举了几个例子都在讲原本一个很好的事情,因为别有用心的人恶意利用规则来获取利益,结果后面的人不仅享受不到这个利益,反而会因此受到牵连——比如,有更严厉的规则来制约。反过来说,在任何地方,只要你是贡献价值的,你是被他人认可的,哪怕在这个地方没有获得马上的好处,但也会在其他的地方给你补偿。不知道这是否算是宿命论——我自己是愈发觉得:冥冥之中,这个世界似乎是被某种平衡规则在主导的。比如,在工作中,你在A公司只是混日子,没有实质性的解决问题,在挖了一堆坑之后,拍拍屁股走人,看似好像以后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了,但慢慢的,你在这个圈子的名声就坏掉了,最后谁还敢找你;虽然短期来看似乎确实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但最终你会在遇到一堆前人给你挖的坑面前哭笑不得。这其实就是某种平衡的力量。只要想在这个江湖上行走,那么就得认认真真的对待自己的每一段旅程,莫要有侥幸的心理,否则最终坑的还是自己。信任与口碑的建立太难了,你可能花3年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结果可能会在一瞬间被击垮,所以,在做任何行为之前,都要训练自己这种本能的反思:这是否值得呢?

其次让我觉得比较有印象的一个问题大概是住宅地产与商业地产之间如何联动。这两天我琢磨这个问题有几个问题是需要考虑到的:

  • 商业地产其实是越来越多的,综合体的分布密度是越来越多的,但不同的综合体之间其实是大同小异的,本身并没有足够的区分度,也就是这在用户层面,可替代成本是很低的。
  • 正因为替代成本很低,所以用户跟综合体运营商之间的连接关系也是会很弱的,虽然会去体验会去消费,但其实它去的并不是跟运营商之间发生连接,而是跟综合体里头的商户发生连接。当然,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综合体会采用先进的物联网设备来捕捉用户信息,但也仅仅是用户信息而已,如果无法将这些用户信息转化成能够跟商业综合体之间形成可运营的关系,那么就只能提供概要的价值。
  • 至于说综合体之间的住宅地产,逻辑上也是类似的,也是很弱的连接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逻辑上的解决方案应该是落在什么地方呢?我现在理解下来,其实是一种供求关系。怎么理解呢?

过去综合体的运营商可能只是一个招商的工作,但今天要变成一个运营的工作了,要对综合体里的商户进行联合运营,要能够运营出来对用户有足够吸引力的服务与体验,然后才有可能反过来对周边的住宅业主形成吸引力。

举几个例子:

  • 比如我们家其实为每周吃什么这个问题头痛不已,每次都在点评上看半天,搞不清楚到底吃什么好,实在不行就安慰自己说可能到了海雅缤纷城就有想法了,但结果去到愈发感觉眼花缭乱,不知如何选择。相信有我们这类情况的人不在少数,那么作为运营商,在这方面是否能够有更好的服务提供出来。
  • 比如现在商场里确实跟小孩体验的业态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这些能够提供小孩服务的商户们,其实本身是有侧重点的,但对小孩来将,他其实又是需要整体的,这种情况下,作为运营商能否作整合然后以某种产品的形式提供给到消费者?

这些例子其实是想说明,每个人去综合体消遣的人,看似是随机的,但其实都有很多痛苦,当作为商业地产的运营商能够针对这些提供有价值服务的时候,那么就有机会可以撬动周边的业主,有了业主的认可,反过来就能够撬动B端的更多资源来整合更好的服务,这其实是一个不断正向循环的过程。

我想,如果是房地产要更好的服务自己的业主,本身确实还是有很多优势的,至少天然的信任度要比外面一般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所谓生活平台要好很多,当然,现在对于品质服务的呼声越来越多,类似好慷在家的这种路线反而是值得借鉴和关注的。

 

0629 室内骑行 20:我是如何进入互联网行业的?

坚持运动的第20天。

一度以为运动记录要中断了,因为陪闺女睡觉,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快12点了。这是个尴尬的时间点,没有马上冲下去跑一圈的动力,甚至连骑车的兴致都难以提起,然又不甘心就此中断连续运动记录——当然,最后肯定是后者战胜了前者,踩了25分钟的自行车,出了一身汗,倒也挺舒服。

这段时间准备面试,趁此机会,把自己整段的互联网的经历进行了下回顾。

为什么会进入互联网这个行业,为什么会选择产品经理这个岗位?

09年本科毕业,那会考研的事情还没完全定下来,师兄介绍去了家做互联网营销的公司实习,公司名字叫做「广州时代财富科技有限公司」(刚去百度过,发现公司网站已经打不开),这个公司的业务其实主要是帮人做网站的,当然主要是做大客户的,比如银行、政府之类的,据说这是中国第一家网络营销顾问公司(成立于2000年)。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其实大有来头,叫做「张静君」,丁磊的网易能够起来,这里头不能不说有她的功劳。在里面实习时间不长,主要是做的事情是协助别人做政府网站的评测,当时好像对比了天河区、福田区、浦东区这几个政府网站。虽然其实并不算是正式触网,但好歹也可以认为这是我自己从事这个行当的起点。

11年毕业的时候,实习先后去了广州电信研究院跟深圳中行。在电信研究院的算是跟互联网沾点边,但中行的实习可就完全跟互联网没什么关系了。那会其实压根没想过自己可以找什么类型的工作去什么类型的行业,对于产品经理的岗位更加是没有认知的。那会,大家所认为的好offer还是像移动公司,尤其是深圳移动为首,大家都在传待遇很好,然后像快消公司宝洁、联合利华,咨询公司埃森哲等等这些跨国巨头们都是很多人向往的去处。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多数人都是海投,来中大做校园招聘的公司很多,每天晚上都有很多笔试的机会,甚至很多人会跑到旁边的华工去笔试。我面试的第一家公司也是第一个给我offer的公司是金蝶,我到现在为止都忘记是什么面试的岗位了,然后第二个给offer的似乎是广州电信。但自从面完腾讯之后,我就对已经有的offer及非互联网类型的公司毫无兴趣了。

当时腾讯的面试流程是这样的:官网校园招聘填简历报名——>通过筛选——>笔试——>群面——>专业面——>HR面。每一轮人都巨多,称得上是海选了。我是在专业那面被刷下来的,忘记那哥们是哪个部门的,也不知道这哥们现在在互联网圈混的如何了,我大概记得的问题类型是诸如怎么看阿里、腾讯、百度的,还有一种类型的题目是一个瓶子说出20种用途——就是俗称的考察什么逻辑啊归纳能力的。肯定是表现没能达到面试官预期,所以没通过,但自从面试完腾讯之后,我自己脑子好像一下子被激灵了下,觉得自己就应该去互联网公司,从事产品经理这个岗位。

因为我把自己过往的一些经历给串起来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跟互联网还是挺多渊源的,比如自己就96年开始就触网了,那会一叔叔家里老早就捣鼓的可以上网,他教我使用的电脑,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会登录的网站叫做视聆通,估计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在中考的时候曾跟父亲约定过,如果能考上一中就给我买台电脑,结果自然是我如愿拥有了自己的电脑,02年那会,请一位在电信工作的叔叔帮忙组装的,花了5000多,唯一记得的就是40G的硬盘,其他的配置已经全部忘记了,清楚记得的经历是那年暑假用modem上网,虽然是龟速,但真的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俩月的电话费巨贵无比。再往后呢,接触到了Web2.0的概念,虽然现在已经没人会提了,但那会大家都在充分讨论Wiki、博客、Tag这样的概念。(于今天看来,这其实是互联网发展历程中,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从只能少数人参与多数人围观到多数人都能够参与的转变,而往后每一次具有革命意义的技术进步或者说新的应用形式,其实都是从大幅度的降低了人们参与互联网的门槛,这是互联网能够不断得以向前发展的根源。)当我,把这些经历都串起来之后,就变得对进入这个行业有着某种执念。

于是乎,接下来我几乎就是对于非互联网公司的招聘没有半点兴趣,但凡跟互联网沾点边的我都会觉得要去试一试,记得至少像UC、迅雷等这些公司都是去过的,甚至连游戏公司(网易游戏,金山游戏)也去混。最终是百度给我抛过来的橄榄枝。

百度的面试挺快,笔试完第二天就让去面试了,地点是在华工酒店,然后是2轮面试一个上午结束了,先是一位胖胖的小姐姐,后是一位瘦瘦的小姐姐,面完就直接给offer了。现在唯一能够想起来跟面试官的聊过的问题一个是产品跟运营的关系,当时我说的是产产品是孩子她妈把娃给生下来,运营是爹把娃拉扯大(大概是这个意思吧,今天回想起TM总觉得哪儿不对劲……),然后就是是否愿意去北京的问题了……

于是,我就这样进入了互联网行业,入了产品经理的门,一晃六年有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