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6 休息:让自己心里好受

可能是前段时间跑的稍微有点力度过猛,脚跟跑起来的时候会有些疼痛的感觉,所以今天没下去了——但如果电竞也算是运动的话,那么今晚上其实是在玩王者荣耀,其实自己内心明白,后者才是导致今天没去运动的根本原因,而前者只不过是在让自己内心感觉没那么惭愧的一个借口而已。

人其实真是一个善于为自己找理由的物种,这几乎是一个下意识的行为,尽管我们也经常在事后很容易就发现,这样逃避不好,但我们似乎没法控制自己。

比如说,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杭州绿城放火事件。除了那位保姆因为涉嫌直接纵火被关押无法发出声音之外,所有其他的涉案方都在强调,不管是物业方还是地产商、消防局等,自己在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中是「及时的、到位的、按照既有的流程规范」,说白了就是说自己不会主动承担这个事情的责任。我估摸着如果那位保姆能够发声,可能也会为自己找出一堆的理由来。但回过头来想,真如他们所言是尽职尽责的在第一时间处理这起事件,那么这起事件就应当避免掉了才对,但结果是在这起事件中,造成了一位母亲三位孩子惨死的悲剧事件。显然结果是已经摆在那不会骗人的,这就意味着背后肯定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导致了这起悲剧。但本性使然,让我们是不会主动去说这个事情是我的错——但即便是真承认有错了,可能也没办法抚平那位父亲的内心的伤痛了。

另外一个比较直观的例子是最近的一部电视剧《我的1/2前半生》,一句话概括之就是讲的男男女女的那点事,无非就是有小三啦,出轨啦,离婚啦,恋爱啦,闺蜜,职场等等这些事情。多少让我有些不能理解的是,大多数人的三观里,比如陈俊生跟罗子君的的这段婚姻,很多人会觉得是陈俊生出轨所以错都在他,凌玲勾搭陈俊生所以错在她,但说到罗子君的时候,我们好像更容易角色代入罗子君认为自己辛辛苦苦在家带娃全职家庭主妇结果来自己的老公还出轨了,这TM的都是别人的错——照我说,要现实生活中自己的另一半真如罗子君开始演的那般,那老公心里得多大才能假装若无其事?另一边,贺函跟罗子君及唐晶之间的感情纠葛,大家似乎更容易站在弱者这端同情唐晶,然后指责罗子君与贺函的背信弃义。唐晶自己心里大概也是在想如果不是罗子君的横插一脚,自己跟贺函之间是能够幸福的走到一起的。但是拜托,一段十年的感情都没能走到一起,这其中难道也不应该找找自己身上的原因?唐晶自己心里有正视过在她与贺函相处过程中的主要问题在哪里么?本质上是她自己没有勇气去面对,若即若离,患得患失。当然贺函身上也有问题,但最后当贺函鼓起勇气下定决心要跟唐晶走到一起的时候,唐晶给的是什么反应——大概从那个时候起,贺函心里就再也无法如过去那般去面对了吧,我想最后即便不是罗子君,也有另外一个罗女君啥的会取代唐晶在贺函心里的位置。

回到开头的问题,其实要讲的另外一个悲剧是什么呢?大多数人其实意识到我们会本能的逃避,这是不好的,但仍然会本能的去逃避这个本能——这才会让自己心里好受。

0713 跑步 34:自我介绍

坚持运动的第34天。

这几天都是拉着媳妇一起下来散散步,运运动。然后是绕着宝民一路、107国道目前第一个大型项目这个大圈在走,从挖地基到现在似乎准备开放样板间了,以前没怎么注意,但当这个建筑起来,耸立在这个地的时候,感觉还是蛮壮观的。

你会怎么向别人作个自我介绍呢?

准备入职新公司,offer上让准备一个100字以内的自我介绍,对字数没甚概念,看到100这个数字的时候,还心想,霍,100个字,哪有那么多来写呀!结果,等自己洋洋洒洒的写完之后,一看数字,妈呀,几百字了都。删删减减的时候,总觉着这点也应让别人知道,那点也应让大家晓得,似乎有种下不去手的感觉,最后好不容易把自以为浓缩的精华给呈现出来,才发现原来100字,写出来文字其实也就是两三句话的事。

自我介绍,应该归属于人生三大终极问题之一:我是谁?还是蛮有学问的。

最高级的自我介绍我想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是说,一个人虽然好像大家都还不怎么认识,但他或许因为过硬的成绩早已被大家知晓,人们交口称赞,这大概是自我介绍的最高境界了——并不需要通过自己,只需要借助别人的口,就能让大家熟悉你,了解你,至于大家日常理解的那种自我介绍,已经成为了某种过场,起到的是锦上添花的作用。有追求的人是不是得朝着这个目标前进呢?这里面可能有意识层面的,也有操作层面的事情。意识层面的就是说得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操作层面呢,应该是讲要有建设个人品牌的渠道,所谓的自媒体,所谓的大V,不都是反反复复在某一个小圈子里面形成某种固有的标签,尔后慢慢的扩散为众人所知么?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不管是哪个公司,不管是什么工作内容,其实都是得有职业与专业的心态对待之,自会有人替你做口碑的传播。

但这样的人毕竟在现实生活中是少数,大多数人都可以归属为「默默无闻」的那一类,除非是他自己讲,否则我们很难获知到关于他的个人信息。这个时候,从他自己口里说出来的「自我介绍」就变得尤为重要,因为这是大家与你第一次亲密接触后的印象来源。道理上我们或许都能够理解,要抓住这次机会,呈现自己相对独特的一面,个人留下不错的印象,好为接下来工作上可能的交集打下基础;但关键是如何做到呢?这里面是否有逻辑可循?我相信是有的,因为归结下来,无外乎是内容+表现的问题。

内容嘛,我想这应该是不断挖掘过去经历,寻找亮点的过程。这个似乎没有办法能够展开论述了。在任何一个场合,能够让别人很容易记住的地方,多少都是有些与众不同的,例如,你说你过去读了本科,考了研究生这个内容几乎是难以让人记住的,但如果说你是来自一个小地方的学校考上了北大,然后北大去国外留学读研究生,那么这可能一下子就显得与众不同了。

表现,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包装的过程。同样的产品,采用普通的包装跟采用精美的包装,对销售肯定是有影响的。同样的一段经历,A讲出来是平铺直叙的,听的人如同嚼蜡,B则能够把这段经历讲成一个引入入胜的故事,听的人如痴如醉,最终谁能更容易被记住显然也是不言而喻的。

这世界所有的事情都是「套路」,你不用这套,就会被别人套。

如此而已。

0702 快走 23:接受相遇与告别

坚持运动的第23天。

晚上8点多的时候雨下的很大,一度以为没有出去运动的可能。等到快10点的时候,雨又停下来了,车没电,正好开出去充充电,于是就换上跑步的衣服下去了。把车充上电后就按照惯常的路线快走一圈,结果倒小区门口的时候才发现门钥匙被放车上了。只好摩拜一下,走路来回需要近20分钟,骑摩拜也就五六分钟——摩拜在这种场景下的需求真是刚刚的。所以,今天的运动记录是由快走+骑行组成的。

带宝宝去宝安图书馆城市规划展览馆,等绿灯的时候,瞅了眼微信,嗯,置顶的聊天列表中少了一个,毕竟它曾呆在我的微信列表中呆了2年多,甚至一度以为它会是一生的陪伴,所以当它突然消失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种难以言状的情愫。但这又如何呢?记得那会我们决定要解散整个线上团队的时候,我说,我们原本处于一个不错的局面,选择的赛道也挺好,但竟被我们弄成这样的局面,不甘心——但依然是那个问句:那又如何呢?

认知是有边界的,能力也是有边界的,而对于边界之外的许多事情,我们是不具备掌控能力的。没有什么事情会一帆风顺,也并不会有真正可以一生相伴的人。从这个意义讲,告别是人生的常态,不要觉得不甘心,也莫要因为要告别而偷偷抹泪。挥一挥手,说不定再下个路口还能遇见呢。

为什么我们只经常听到人说「中年危机」呢?其实啊,人生哪里都是危,少年时候感觉不到危,那是因为天真浪漫,不经世事;老年同志们不常把危挂在嘴边,多半是可以用看破红尘来形容,反正已然如此了,还能如何呢?中年的同志们,确实尴尬,用张爱玲的话说是「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这一点,对于有着强烈忧患意识以及责任感的中年同志来讲,确实几乎要命。

但我想说的是,不管怎样的危或机,「接受」都是我等中年同志们要记在心里的一个词语。这里有两层含义,要么从内心上承认自己的危机,接受短时间内自己无法解决这个危机的现实,甚至说自己的这一辈子可能就是如此了——这就是最糟糕的的局面了,再往下不会有比现状更糟糕的的情况出现,所以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得给自己减减压呀;要么就是对自己说这TM的中年危机,也算是来到自个儿身边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认清了自己现在的边界,看看有没突破的机会,如果判断还能再努把力突破,就继续搞,如果突破的机会已经很弱,那就换个方向咱继续搞。看着好像后者显得更积极上进,但其实真的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人生呐,相遇是常缘分,告别却需要勇气,这都是常态,没有理由要拒绝接受。

0701 跑步 22:慢慢来,比较快

坚持运动的第22天。

晚上给闺女讲完故事后媳妇带着她睡觉,然后我下来跑步,结果跑了老远发现运动手表的记录没开——不知为何华米现在的GPS的定位效率特比低,其实我在家已经开始按了跑步记录,但因为没识别到GPS,所以没有正式开始记录,记得刚戴的时候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最终跑了5公里多,虽然速度并不快,但这种跑步的感觉特别好,至少感觉自己能保持这种状态继续跑5公里。

坚持跑步到现在,试过不同的跑步方式,比如尽全力跑的、快慢结合跑的、走走跑跑的,很多时候会在跑的过程中胡思乱想很多事情,反倒是对跑步本身少了很多关注。今天试着将精力投注在跑步本身上,每超过路上的一个行人的时候都似乎有种成就感,激发着自己继续往前跑。每超过一个行人的时候,我就会选择一个新的超越目标,起初觉得自己跑步的速度并不快,所以就选的不那么远,结果发现超越成了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于是我就试着把在更远的行人定位目标,看起来有一定的距离,虽然自己是慢速跑,但最后我还是能够超越。也许有人会说,别人不知道你把他当做目标,他也没发力跑步,所以我能够超越他是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但如果把这个好比是人生,我觉得肯定多数人会按部就班的按照自己的节奏来过自己的生活,他们并不会注意到身边有人在关注他们,在以他们为目标势必要超越他们,但他们就是这样一步步被超越甚至被淘汰的,没有人有义务跑到你耳边大声告诉你有人在追你你赶紧大步往前跑吧,他们不信或者不懈,反倒是那些初看起来慢慢吞吞的人一点一滴的建立了自己的优势。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跑步是一向孤独的运动,在跑步的旅途中,没有人会告诉你明确的目标是什么,你要遵循什么样的路径,你唯有依靠自己的双腿一直跑,试着自己找到跑步的意义跟价值,你才能跑的更远。

为了能够跑完全程,刚开始的时候你得告诫自己不要试图刚开始就跑的很快,因为很可能你是在透支精力到后面就完全没力气跑;在跑的路途中,你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放弃,哪怕别人跑的快,还是别人如龟速般爬行,你唯一要做好的是你自己,不要受别人影响而突然加快速度或者可以缓慢,你要做的是根据自己的节奏继续向前奔跑;在看到胜利的冲刺线的时候,你得告诫自己不要以为马上就能够拿到胜利果实,想着应该一鼓作气马上冲刺,结果过于心急冲得太猛,反倒在最后一刻体力不支而倒下。

一个好的跑步者,一定是有着极好自我认知与审时度势能力的人。对自我认知,才知道适合自己的节奏与跑步策略是什么,能够审时度势才能根据赛常的情况有的放矢,灵活调整。

人生也当如此,在你心急的时候,在你慌乱的时候,在你不知所措的时候,在你感觉有莫名压力的时候,慢下来,停一停,这样或许会比较快。

0630 跑步 21:记一次面试

坚持运动的第21天。

下午面试完之后直接回家,6点多的时候下去跑的步,第一次在这个点出去跑,感觉略不适应,天也热,时走时跑的坚持了5公里,有点儿吃力。

有两年没被面试过,尽管在这之前把自己过往产品的经历针对性的进行了总结,但还是略显紧张——一方面是对于不确定的恐惧,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出于对结果的期待。

首先我得感叹的是: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哪怕是再陌生的一个公司,总能找到某种关联之处。这回面试,一坐下来,他就告诉我说,他上家公司的有位同事认识我,且向他作过了解,对我产品方面的能力倒不是特别担心。Caoz刚好发了一篇文章《前人挖坑,后人扑街》,里头举了几个例子都在讲原本一个很好的事情,因为别有用心的人恶意利用规则来获取利益,结果后面的人不仅享受不到这个利益,反而会因此受到牵连——比如,有更严厉的规则来制约。反过来说,在任何地方,只要你是贡献价值的,你是被他人认可的,哪怕在这个地方没有获得马上的好处,但也会在其他的地方给你补偿。不知道这是否算是宿命论——我自己是愈发觉得:冥冥之中,这个世界似乎是被某种平衡规则在主导的。比如,在工作中,你在A公司只是混日子,没有实质性的解决问题,在挖了一堆坑之后,拍拍屁股走人,看似好像以后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了,但慢慢的,你在这个圈子的名声就坏掉了,最后谁还敢找你;虽然短期来看似乎确实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但最终你会在遇到一堆前人给你挖的坑面前哭笑不得。这其实就是某种平衡的力量。只要想在这个江湖上行走,那么就得认认真真的对待自己的每一段旅程,莫要有侥幸的心理,否则最终坑的还是自己。信任与口碑的建立太难了,你可能花3年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结果可能会在一瞬间被击垮,所以,在做任何行为之前,都要训练自己这种本能的反思:这是否值得呢?

其次让我觉得比较有印象的一个问题大概是住宅地产与商业地产之间如何联动。这两天我琢磨这个问题有几个问题是需要考虑到的:

  • 商业地产其实是越来越多的,综合体的分布密度是越来越多的,但不同的综合体之间其实是大同小异的,本身并没有足够的区分度,也就是这在用户层面,可替代成本是很低的。
  • 正因为替代成本很低,所以用户跟综合体运营商之间的连接关系也是会很弱的,虽然会去体验会去消费,但其实它去的并不是跟运营商之间发生连接,而是跟综合体里头的商户发生连接。当然,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综合体会采用先进的物联网设备来捕捉用户信息,但也仅仅是用户信息而已,如果无法将这些用户信息转化成能够跟商业综合体之间形成可运营的关系,那么就只能提供概要的价值。
  • 至于说综合体之间的住宅地产,逻辑上也是类似的,也是很弱的连接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逻辑上的解决方案应该是落在什么地方呢?我现在理解下来,其实是一种供求关系。怎么理解呢?

过去综合体的运营商可能只是一个招商的工作,但今天要变成一个运营的工作了,要对综合体里的商户进行联合运营,要能够运营出来对用户有足够吸引力的服务与体验,然后才有可能反过来对周边的住宅业主形成吸引力。

举几个例子:

  • 比如我们家其实为每周吃什么这个问题头痛不已,每次都在点评上看半天,搞不清楚到底吃什么好,实在不行就安慰自己说可能到了海雅缤纷城就有想法了,但结果去到愈发感觉眼花缭乱,不知如何选择。相信有我们这类情况的人不在少数,那么作为运营商,在这方面是否能够有更好的服务提供出来。
  • 比如现在商场里确实跟小孩体验的业态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这些能够提供小孩服务的商户们,其实本身是有侧重点的,但对小孩来将,他其实又是需要整体的,这种情况下,作为运营商能否作整合然后以某种产品的形式提供给到消费者?

这些例子其实是想说明,每个人去综合体消遣的人,看似是随机的,但其实都有很多痛苦,当作为商业地产的运营商能够针对这些提供有价值服务的时候,那么就有机会可以撬动周边的业主,有了业主的认可,反过来就能够撬动B端的更多资源来整合更好的服务,这其实是一个不断正向循环的过程。

我想,如果是房地产要更好的服务自己的业主,本身确实还是有很多优势的,至少天然的信任度要比外面一般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所谓生活平台要好很多,当然,现在对于品质服务的呼声越来越多,类似好慷在家的这种路线反而是值得借鉴和关注的。

 

0629 室内骑行 20:我是如何进入互联网行业的?

坚持运动的第20天。

一度以为运动记录要中断了,因为陪闺女睡觉,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快12点了。这是个尴尬的时间点,没有马上冲下去跑一圈的动力,甚至连骑车的兴致都难以提起,然又不甘心就此中断连续运动记录——当然,最后肯定是后者战胜了前者,踩了25分钟的自行车,出了一身汗,倒也挺舒服。

这段时间准备面试,趁此机会,把自己整段的互联网的经历进行了下回顾。

为什么会进入互联网这个行业,为什么会选择产品经理这个岗位?

09年本科毕业,那会考研的事情还没完全定下来,师兄介绍去了家做互联网营销的公司实习,公司名字叫做「广州时代财富科技有限公司」(刚去百度过,发现公司网站已经打不开),这个公司的业务其实主要是帮人做网站的,当然主要是做大客户的,比如银行、政府之类的,据说这是中国第一家网络营销顾问公司(成立于2000年)。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其实大有来头,叫做「张静君」,丁磊的网易能够起来,这里头不能不说有她的功劳。在里面实习时间不长,主要是做的事情是协助别人做政府网站的评测,当时好像对比了天河区、福田区、浦东区这几个政府网站。虽然其实并不算是正式触网,但好歹也可以认为这是我自己从事这个行当的起点。

11年毕业的时候,实习先后去了广州电信研究院跟深圳中行。在电信研究院的算是跟互联网沾点边,但中行的实习可就完全跟互联网没什么关系了。那会其实压根没想过自己可以找什么类型的工作去什么类型的行业,对于产品经理的岗位更加是没有认知的。那会,大家所认为的好offer还是像移动公司,尤其是深圳移动为首,大家都在传待遇很好,然后像快消公司宝洁、联合利华,咨询公司埃森哲等等这些跨国巨头们都是很多人向往的去处。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多数人都是海投,来中大做校园招聘的公司很多,每天晚上都有很多笔试的机会,甚至很多人会跑到旁边的华工去笔试。我面试的第一家公司也是第一个给我offer的公司是金蝶,我到现在为止都忘记是什么面试的岗位了,然后第二个给offer的似乎是广州电信。但自从面完腾讯之后,我就对已经有的offer及非互联网类型的公司毫无兴趣了。

当时腾讯的面试流程是这样的:官网校园招聘填简历报名——>通过筛选——>笔试——>群面——>专业面——>HR面。每一轮人都巨多,称得上是海选了。我是在专业那面被刷下来的,忘记那哥们是哪个部门的,也不知道这哥们现在在互联网圈混的如何了,我大概记得的问题类型是诸如怎么看阿里、腾讯、百度的,还有一种类型的题目是一个瓶子说出20种用途——就是俗称的考察什么逻辑啊归纳能力的。肯定是表现没能达到面试官预期,所以没通过,但自从面试完腾讯之后,我自己脑子好像一下子被激灵了下,觉得自己就应该去互联网公司,从事产品经理这个岗位。

因为我把自己过往的一些经历给串起来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跟互联网还是挺多渊源的,比如自己就96年开始就触网了,那会一叔叔家里老早就捣鼓的可以上网,他教我使用的电脑,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会登录的网站叫做视聆通,估计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在中考的时候曾跟父亲约定过,如果能考上一中就给我买台电脑,结果自然是我如愿拥有了自己的电脑,02年那会,请一位在电信工作的叔叔帮忙组装的,花了5000多,唯一记得的就是40G的硬盘,其他的配置已经全部忘记了,清楚记得的经历是那年暑假用modem上网,虽然是龟速,但真的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俩月的电话费巨贵无比。再往后呢,接触到了Web2.0的概念,虽然现在已经没人会提了,但那会大家都在充分讨论Wiki、博客、Tag这样的概念。(于今天看来,这其实是互联网发展历程中,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从只能少数人参与多数人围观到多数人都能够参与的转变,而往后每一次具有革命意义的技术进步或者说新的应用形式,其实都是从大幅度的降低了人们参与互联网的门槛,这是互联网能够不断得以向前发展的根源。)当我,把这些经历都串起来之后,就变得对进入这个行业有着某种执念。

于是乎,接下来我几乎就是对于非互联网公司的招聘没有半点兴趣,但凡跟互联网沾点边的我都会觉得要去试一试,记得至少像UC、迅雷等这些公司都是去过的,甚至连游戏公司(网易游戏,金山游戏)也去混。最终是百度给我抛过来的橄榄枝。

百度的面试挺快,笔试完第二天就让去面试了,地点是在华工酒店,然后是2轮面试一个上午结束了,先是一位胖胖的小姐姐,后是一位瘦瘦的小姐姐,面完就直接给offer了。现在唯一能够想起来跟面试官的聊过的问题一个是产品跟运营的关系,当时我说的是产产品是孩子她妈把娃给生下来,运营是爹把娃拉扯大(大概是这个意思吧,今天回想起TM总觉得哪儿不对劲……),然后就是是否愿意去北京的问题了……

于是,我就这样进入了互联网行业,入了产品经理的门,一晃六年有余了。

 

0626 室内骑行 17:父母是孩子的天花板

坚持运动的第17天。

原本想着跟媳妇一起陪闺女睡觉,结果小家伙半天没睡着,甚至自己都已经睡了一个小时,小家伙还在翻来覆去,只好自己爬起来,才发现已经是11点了,索性就不下去,在家里骑自行车好了。

运动每天都还在坚持,但文章是欠了好几天了,会补上来的。闺女来深圳唯一不那么好的就是时间往往不怎么容易受自己控制,白天基本上属于总想陪着她玩会的状态,晚上等她睡着运动完回来又都挺晚了,加上天气热的不行,前两天客厅空调还没装,外面简直没法呆,在房间打字又怕影响到她睡觉。于是乎,不知不觉就落了几天。

媳妇常说,我们这闺女,是一个傲娇的妹纸。确实如此的。傍晚带着她去小区花园坐滑梯,结果去到那儿的时候,她看了几眼滑梯,告诉我们说,滑梯脏脏,不愿意去坐了——前几天一直下雨,这两天出太阳之后,滑梯上表面上就有明显的泥土跟叶子粘在一块,确实看来不那么干净。类似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之前这小家伙就因为裤子上掉了点汤汁喊着脏要奶奶帮忙换裤子的。我说闺女这基因完全是遗传媳妇——超典型处女座,等到闺女再长大些,有这母女俩「监督」下的生活,想必一定会很幸福。

这几天与闺女相处,我寻思着这小家伙目前的几个特点:

  • 对事物有着极强好奇心与求知欲

小孩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多半是源于父母,或者说是早期与她最亲密接触的那么三、四人。这个时候小孩印记在脑海中的认知,更像是一个概念,比如她通过与爸爸妈妈的接触,能够认得出来爸爸妈妈,或者是她周遭触手可及的事物,如奶瓶、奶粉、桌子等等。她也可能通过绘本或者动画片这样的媒介,习得很多她短时间内接触不到的事物——虽然这些事物她也能凭借外形、颜色等区分出来,但这些毕竟都是在脑海里,尚未与真实的世界关联起来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她对很多事物是有着极强的好奇心的,比如醉醉现在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这是什么来的呢?」、「这是有什么作用的呢?」,在我看来,这是她在试图建立对这些事物的进一步认知,虽然她问的很多事物其实我们都有跟她说过,甚至她是知道这些是什么来的,但她仍然希望爸爸妈妈来告诉她答案。更明显的表现是,这小家伙现在特别喜欢去楼下,去超市——她脑子里通过绘本其实已经认识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但当她在超市看到那些跟她脑子里认识的事物一致的东西出现在货柜架上的时候,她就显得特别兴奋,一定要拉着我们的手告诉我们那是什么东东,以至于跟她说回家的时候,她老大不情愿。在她更小的时候,带着她走在路上,她最大的乐趣就是一一告诉我们所有她认知到的东东:数字、英文、动物图案、植物图案等等,只要她认得的,就一定会无比骄傲大声的告诉我们——常常出现的情况是我们都没注意到的很多东东,都是在她的指引下我们才发现。

  • 情感表达

相比于对客观事物的认知,情感表达其实可以算作进一步的认知,这个时候小孩的一些情感表达在我们看来,通常会觉得又气又好笑。最早小孩的情感表达是简单的「哭与笑」,慢慢的会有些动作的表达,比如嘟嘟嘴,再到通过语言来进行情感的表达。比如,昨天小家伙午睡一直到五点多,我们寻思着再睡的话晚上就睡不好了,就把她叫醒,把她抱到沙发上的时候,她就扁着小嘴对我们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然后就一直嘟囔着说「醉醉不高兴了」。结果到晚上,她还早呢的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然后她就要抱着妈妈说悄悄话:「妈妈,你睡着了吗?我还是睡不着……」。每次听到她这么个表达的时候,都让我忍俊不禁。

  • 自主意识

自主意识应该是小孩在对客观事物有了认知以及知道情感表达之后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并且往往小孩拥有的自主意识会产生相应的行为。比如,现在醉醉在有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个意识之后,就会有很多时候要自己去完成一样事情。穿衣服的时候,她开始总想着要自己完成,虽然其实她自己还不能完全穿好,但她一定要自己去尝试,如果是我们帮她穿好,她就会不那么高兴;吃饭的时候,她开始喜欢自己拿勺子喂自己吃,虽然她拿勺子的姿势还不那么到位,自己吃饭的速度还没那么快,但这个时候的她一定会想着自己去完成这个事情。再比如我们跟她强调规则的意识,她自己也知道之后,便会去遵守一些我们跟她约定的规则:吃饭的时候,我们说不能看电视,于是只要吃饭的时候,不用我们讲,她自己一定拿遥控器关掉电视,甚至不仅她自己吃饭的时候不能看电视,我们吃饭的时候她也会大声的说「吃饭不能看电视」;她现在对小猪佩奇特别着迷,翻来覆去看好几遍似乎仍然饶有兴趣,只要我们不干预她可以一直看下去,但只要我们跟她事先约定,看3集或者看30分钟,到点的时候我们跟她讲她也会愿意接受我们把电视关掉。

常听到一句话「父母是孩子成长的天花板」,老实讲以前对这句话没有太多的感触,可是当空下来花点时间去琢磨这句话,去回顾宝宝的成长过程的时候发现真是如此。越往后,父母本身也会成为一个专业性极强的活儿,不学习,落后的不仅仅是自己,也会让孩子失去很多——这种失去并不是说小孩在学习或者未来的成就上落后于别的孩子,而是孩子本身就没有形成某种与这个世界行之有效的相处方式,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致命所在。

0625 跑步 16:装修从业2年之设计篇

坚持运动的第16天。

晚上换了一种新的方式跑步,间歇跑。快走的时候心里默念数到100,然后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跑,同时也是默念数到100,再换回慢走。以这样的方式间歇跑,从最后的数据来看,同样的距离,但燃脂心率的区间占比是35%,这比之前那种一直跑的方式有着明显的增多——如果减肥的话,这种跑步方式应该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今儿把客厅的空调装上了,当初装修这房子的时候,一来当时预算紧张,二来低估了我们对热的忍受程度,在入住后的第二年我们就后悔了,一直念叨着该给客厅装个空调。但我们当时装修的时候有欠考虑,既未留空调空洞又未留专门的线管,担心着无法安装,在咨询多次确认无没什么影响之后,终于在这618大促之际定了格力空调,上门安装的师傅也挺认真负责,没有额外的收费,整个流程挺顺畅,总算了却一桩心事。

虽然自己在装修这个行业呆了两年,但即便是现在重新装修,也难言能够把这个事情真正考虑的周全,装修作为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不仅仅是解决当下家居生活的问题,也需要着眼于未来生活的可能性,而未来有多少人能真正看得清楚呢?

早两年装修O2O特别火热的时候,诸多的创业者所宣讲的服务理念很多都是试图跟业主讲「装修是件简单的事情,我们之所以要进入这个行业,就是为了解决装修过程中诸多复杂问题」,包括我们自己也在讲类似的概念,当初并不觉得这么讲有什么问题。但如今回顾自己装修完入住2年的感受,越来越深刻的意识到,这可能是对业主的一个误导,也许容易让业主降低对装修这个事情复杂度的预估,但最终为结果买单的却还是也许要在里面呆上很多年的业主。

多数业主在第一次装修的时候,本身是没有「居家」概念的,因为过往可能是租住的房子,人的心理上天然的会降低对租住房子的要求,也就是我们在那样的环境下,并不习惯于花时间花精力来布置,让房子为自己的生活服务。而装修,装的是什么呢?是那对那房子刷刷墙,摆张沙发,挂个壁画吗?显然不是,装修,装的不是房子本身,而是自己对生活的理解,装修是帮助自己实现更好生活的途径。这个道理并不难理解,但多数人其实不会从这个角度来理解装修,我们太容易陷入拿到房子的喜悦之情,太容易沉迷于对装修风格的追求,太容易陷入对价格的纠结,唯一难以进入的是自己居住在一个房子里的时候,想要过的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当然,这并不能完全怪罪于业主的目光短浅,行业本身的发展也未尽完善。太多的装修公司想的是怎么能够拿下更多的客户,签更多的单,至于签完单后怎么服务客户,几乎是靠设计师们各显神通了,多数设计师被教育的套路是上来先了解清楚你的预算,在你的预算范围内,怎么搞依你来,还美其名曰尊重客户的选择,这实际是对业主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但很多业主会反倒会认为这样的设计师不错。所以,这个行业就是在这种「相互成就」的状态下,发展了十几年。

这一波的装修创业者们,给出了其中一种解决方案是套餐形式的「标准化装修」,爱空间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其喊出的口号是「确定的幸福带来标准化家装」。这是否就代表着未来呢?谁也难以在今天下一个明确的结论,但套餐始终只是解决其中的一种装修解决方案而已。但不管是用户还是这个行业,今天的焦点是解决方案吗?这个市场又缺乏解决方案吗?我直观的感觉还不是,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看,这个行业缺乏的是一套成体系的关于识别、理解用户装修需求方案的方法,更缺乏的是一套能够将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贯穿到装修全程的支撑体系。尽管,我们都将「用户体验」挂在嘴边,但至今恐怕没有哪家公司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的装修服务体验明显优于市场。

现如今的装修流程里面,设计师是被定义为「理解用户装修需求,并给出相应解决方案的角色」,跟互联网行业的产品经理非常的类似。但现实中,一般的家装公司设计师占据市场的主流,这类设计师通常却又通常需要背负营销的重任,是为业绩买单而不是为用户体验买单;而通常能够做到以用户需求为出发理解业主需求,提供解决方案的设计师已经是收费不菲非一般人能够承受。这个市场在呼唤品质,愿意为服务品质买单,一般的设计师实际上并不能满足他们对于服务的需求;但他们的付费能力又还不足以支持他们为设计付大价钱,这是目前行业的矛盾所在。也许将来会有更先进的工具能够帮助更好的理解业主的需求,但这个目前还不现实,设计师依然是整个业主装修体验中非常关键的一环。

零零散散,写了这些,算是对自己过去2年在这个行业的一点小总结吧。

事实上,我在思考另一种可能性是:产品经理转型为一个装修设计师,具备可能性与可行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