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9 跑步 10:心安

坚持运动的第10天。

坚持运动的记录开始进入两位数,一切都在缓慢而有序的进行着。继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后,今天又几乎下了一整天,到晚上的时候才基本算是停了下来。显然,游泳的计划又泡汤了。雨后的空气清新多了,一扫前几日的闷热,但也因为持续下雨的缘故,街上几乎没什么人行走,在马路边上跑着的时候,也只是有间歇的有几辆车驶过。但对于跑步来说,这一切都是再好不过的天气了。喜欢这种感觉,像一个孤独而内心平静的夜行者,在昏黄的路灯下,穿过一条条的街道,气喘吁吁而挥汗如雨。这段短短30分钟的路程,不仅仅是运动的时间,更是与自己相处的时间。

我知道,现在我们每天都会花很多时间与外界建立各种连接,朋友的,工作伙伴的,亲人们的,虚拟的,现实的;越来越多的人,仿佛失去了一种对整块时间的控制能力,因为我们的整块时间正在被撕得越来越碎片化,被各种各样社交网络所控制。我们从这些地方得到越多,也意味着我们在这些地方失去的也越多。

媳妇问我为什么又突然开始跑步了。我没有正面回答,好像这一次我自己也不知道该给个什么样的答案,也许把体重减一减是我直接想要的,但内心深处似乎不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追求。或者,应该是如上所言:我寻求的,是一段与自己独处的时间。过去的有几段完整坚持至少几个月跑步的时间,并不见得自己的体重就减了多少或者自己跑步这项技能提升了多少,但跑下来,往往是可以给我带来一些其他的收获——虽然很多时候,我们会给自己做下的事情定下一个需要拿到明显成果的目标。但这一次,我想不要去定什么具体的目标,每天只要坚持去运动,坚持去跑一跑,不管时间多少,不管距离长短,每天只要花点时间,离开家,离开网络,回到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面貌去,哪怕最后体重不减反增,都无所谓——只要run。

以前对朴树并不算了解,但昨天看了他的那个访谈之后,就觉得这哥们很有意思,看着他对这个世界有诸多的不满甚至恐惧,以至于显得他与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外界看来,他跟这个世界是有距离的,但他自己说「他并不觉得跟这个时间有距离,因为他的内心世界是开放的,他有很多通道来了解这个世界」。在知乎看到一个他经纪人的回答,朴树这个人,简直是一个现代的活化石,比如直到他不得已在重新开始录专辑要去印度的时候要通过微信跟国内保持联系的时候,他才换了iPhone,在那之前,他一直用的是诺基亚;比如他有件米奇的T恤,穿了好几年,甚至到现在演出的时候还在穿着;他买了几条一样的裤子,然后就是重复的穿。在世人看来,他已经算是成功人士了,但实际上他还在为房租发愁。而他之所以连接这个世界的方式是「音乐」,他通过音乐去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这是他感到舒服而且放松的方式——放松,是他内心最想追求的一种状态。

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追求的又是什么呢?

我一直以来的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心安」。

0618 散步 09: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

坚持运动的第9天。

这个周末原本计划着早上去游泳,结果起来就发现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游不成了。谁知道,这雨就这么持续的下了一整天,到晚上的时候瞅着小了些,散着步去烧烤摊给媳妇打包生蚝去,谁叫咱媳妇好这口捏,顺带完成今天的运动任务。

http://music.163.com/#/song?id=28815250

早起躺在沙发的时候,刷到了豆瓣新近推出一档文化访谈节目《如是》,第一期的嘉宾是朴树,标题挺吸引人的——「奄奄一息过,才是真正的我」。

朴树,不知道对于现在的90后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名字,但在我的记忆中,这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毕竟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单曲循环过《那些花儿》。

但好像也就仅止于此了,关于他其它的一切,我一无所知。沈星在访谈中问朴树「如何界定这次是叫做回归还是再出发」,朴树直白又有些局促的回答说「他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他自己并不信任语言,当你越想深入沟通的时候,便越会发现语言是一个充满歧义的东西。心里面想表达的内容,一旦变成语言之后,就好像变了味」。

他的这个回答吸引我看完了整个访谈,我觉得真是如此的。尽管现在是一个社交发达到无孔不入的时代,你的一举一动,都可以通过语言的、文字的、图片的、视频的方式出现在形形色色的社交平台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好像从未像今天这般被拉近过,哪怕是远隔重洋,一通视频电话也能够让彼此就像在眼前。我们在「用心经营」着自己的朋友圈,哪怕是只言片语也需要精心考虑该怎么遣词造句才恰到好处,而每张出现在社交网络中的图片,则一定是被反复挑选乃至修饰的,我们总是有意无意通过这些行为树立自己在别人眼中的正面形象,来获得认同感,同时,我们也被别人所营造的形象吸引,进而对他产生认同感。这一切看起来如此自然,但细究起来是不是又有些让人觉得难以置信呢?

所以,朴树说,他信任音乐的表达,信任旋律的变化。

越来越多的人把朋友圈设置为「仅三天可见」,微博跟知乎上很多人在讨论这个设置背后所代表的意义。这是不是某种意义上的返璞归真呢?

我们的大多数人或者要经历很多事情才能活得纯粹的,或者一辈子都无法纯粹的活着。但朴树可能是那种从一开始到现在,乃至都以后都是纯粹的活着的人。

高晓松曾经谈及朴树的一个小故事:

有一次他们在天津演出回来,一起坐车回家。半路上朴树突然说:“停车,你们把我放在这儿,我要看夕阳。”高晓松:“那我们走了,你在高速公路边上怎么办?”朴树:“那不管,以后再说,你先让我看夕阳。”于是他自己就提着把吉他和一大塑料壶水,坐在地上,开始弹琴。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家的。

这样的人,在这个社会怕是已经不多了,所以才显其可贵之处。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这句话最近好像到处都在说,写在这多少显得俗套,但想送给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纯粹的活着。

嗯。

爱情证书

爱情证书

寂寞当然有一点
你不在我身边
总是特别想念你的脸
距离是一份考卷
测量相爱的誓言
最后会不会实现
我们为爱还在学
学沟通的语言
学着谅解
学着不流泪
等到我们学会飞
飞越黑夜和考验
日子就要从孤单里毕业
我们用多一点点的辛苦
来交换多一点点的幸福
就算幸福
还有一段路
等我们学会忍耐和付出
这爱情一定会有张证书
证明
从此不孤独

中山大学研究生五四星海之声合唱

4.29,折腾了一个多月的合唱终于结束了,非常惭愧,尽管我们比较努力的练习了,但最终只得到优胜奖。

遗憾的是由于众多原因,我们没能穿上正式的合唱晚礼服,跟其它院系相比就显得比较低级了。

我们选了两首歌,第一首是:《黄水谣》(限选曲目,需从黄河大合唱系列歌曲中选择),第二首是:《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撒尼族的歌曲,旋律非常的欢快。

下面贴出当晚我们唱歌的视频 嘿嘿。

继续阅读中山大学研究生五四星海之声合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