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4 跑步 15:内驱力

坚持运动的第15天。

开始一个新的运动周期,15天是个不算长也不算短的周期。其实跑步是项孤独的运动方式,甚至短时间内也难以看到坚持这项运动的效果,但为什么很多人却标榜自己喜欢呢?大概是因为它的进入门槛极低,看起来对场地对时间都没什么要求,只要你愿意就能够跑起来。但因为它的孤独无趣,最终能够坚持的人,也不算多。如果说跑步孤独无趣,也得把写作算作一件。如今,我却硬生的把跑步与写作同时坚持,应该要把自己也列为无趣之人(此处应有掌声)。

最近琢磨一个词语叫做「内驱力」,没来由的对它感到印象深刻。

我们常说环境造就人或者说随波逐流,这是说,普罗大众的生活往往是被环境改变跟塑造的,从众是个很可怕的力量,《乌合之众》这本书应该讲的很透彻了。绝大多数人这辈子其实都是被外界力量推动着往前走的,我们所处的环境决定了我们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些人看起来很厉害很优秀的人,实际上是被某个环境放大或者说是在那个环境中的优秀,一旦脱离里成长的土壤,突然发现好像这样的人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这是为什么常常有很多大公司高管出来创业的时候,所取得的成绩没有那么好。

但往往也有那么一小撮人,他们的成长是依赖于「内驱力」的。在外人看来,他们可能是严于律己,对某些事情有着近乎固执的坚持,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环境,他们似乎总能依靠自身力量突破限制拿到自己追求的结果,他们内心坚定哪怕是遇到挫折与困难,但不会轻易退缩。当然,失败其实是大概率事件,所以一旦他们遭遇失败的时候,因他们这种异于常人的举动,可能会被人暗地里嘲笑为「傻子」;而当他们真正取得成功的时候,外人又常常会忽略他们过往苦行僧般的经历。这类人是现代社会的稀缺物种。

也许多数人已经不习惯于成为这样的物种,但如若真想不开,要成为这种「稀缺物种」,也并非无迹可寻,核心的关键词是「自律与自省」。

我们所面临的诱惑太多,不管是在现实世界还是互联网的虚拟世界,总有太多东西能够轻而易举的转移我们那稀缺的注意力。而自律的人生,可能是枯燥无趣的人生,对比过于强烈,短期的体验来看,前者高于后者太多,以至于我们甚至都已经忽略「自律」的存在。自律是一项需要修炼的能力,枯燥行为的背后我们需要赋予它存在的意义,否则它便始终如镜中花水中月,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们也已经不习惯于面对一个失败的自己,这样的字眼着实太过于触目惊心,现代人脆弱的心灵可能无法承受。但自省恰恰是一个需要不断否定自我的过程,承认自己不完美,承认自己过得很失败,这是一种往自己伤口撒盐的过程,想起来的感受只有痛。无法承受这种痛的人,是无法真实面对自己的。

爽哥昨天看完《王兴从哪里来》一文后,在其公众号作了个总结:

人到中年生一场重病或遭一场大难,是很大的福报,因为这是对自己的清零,让自己彻底反思脱胎换骨的方式,清零之后人才会重新架构一套具有生命力的性格和思维系统,修复暴露出来的盲点,装进新的东西。

我把这段文字转发给精通命理的朋友丙先生,他深表赞同,说大部分人一辈子连亏都吃不起,别说爬起来继续前行了。足够大的打击对人一辈子影响深远,因为打击过后你就知道砍掉你的妄念妄愿,坚持你的人生信条,实现你的人生价值。

我认可这个结论,可是,知易行难啊。

 

0622 跑步 13:深圳这4年之工作地点篇

坚持运动的第13天。

今天是阵雨天气,上午把车开去附近充电时,正好是今天雨最大的时候,如同天上有着巨大的脸盆在往地下倒水,反正从车窗往外看是一片模糊。跑步的时候倒一切晴好,继续坚持的是全程凭自己感觉在跑,未看手表的数据,状态一般,平均心率在153,燃烧脂肪的心率区间只占了10%——不管怎样,先得坚持在这个平均心率下跑段时间,然后重点看怎么提升「配速」,嗯,慢慢来,比较快。

昨儿开着车把这几年工作过的几个地方转了一圈——这些地方是在深圳几年的一部分。

第一次跟深圳的亲密接触是05年,那年高考结束,说是持着高考准考证去欢乐谷这些地方玩是可以半票的,然后就跟初恋此处经媳妇提出抗议本人已深刻意识到公开场合「含私底下场合」提及初恋是大不敬行为,本人已意识多所犯错误之严重性并深刻自我检讨,并保证此为初犯且不会再犯,望媳妇大人大量原谅)还有几位同学到深圳玩了。但我已经全然记不清楚当时我们是否去了欢乐谷,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会我们乘坐大巴过南头关,司机让我们都下车走过去——那会关内还是特区,要进特区得查验身份证。去年,南头关完成了改造,拆了,变成了道路,南头关已不复存在,但这段历史,怕是永难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

再一次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是5年后了。媳妇开始在深圳工作,我还在中大读研,我们异地。那会大学城跟深大之间有校园快巴,30块,2个半小时。5年后我再一次来深圳是在一个下雨天,大巴先到深大然后再坐公交到「宝安万佳」,从这个站下车后到那会媳妇住的地方其实已经很近了,我叫了个电动车,结果坑了我20块。对科技园第一次有印象应该就是那会开始,「深南大道」边上高新园附近,「金蝶」、「中兴」、「康佳」、「联想」、「TCL」、「创维」,看到这些熟悉品牌的名字被挂在不同建筑物上,内心还真有点小激动。

也是在那年的暑假,在中行实习,住在福田莲花一村附近,具体什么地方已经记不清楚了,上班的地方在南山天利中央广场,楼下就是海岸城——按如今的词来形容,上班的地方高大上,金融行业也高大上,但我现在基本记不清楚实习的时候做的是什么工作,似乎是协助师傅搜集一些资料啥的,但唯独记得特别清楚的一个片段是跟「滨海大道」有关的——不是我的导师,而是另外一个姐姐,带着我去拜访客户,还记得那个客户是畅捷通,她开车,我们走在滨海大道上,可以看到海边,风景真好。那是就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自己开车走在这条路上呢?当自己真正具备这个能力的时候,反而很少走这条路,但每次走这条路的时候,就会想起这个片段,说不上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再一次跟深圳产生亲密接触,已经是13年了,离开了北京,准备扎根深圳,与媳妇会师,结束过去几年的异地恋。

在深圳第一份工作的上班地点在源兴科技大厦,就在北环大道边上,属于科技园北区。后来每次下班回家走北环大道的时候,总是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大厦顶楼的这几个字,特别的亮眼。下一份工作的时候,我们首先是在研祥科技大厦办公,深南大道跟南海大道交叉的地方,离腾讯大厦不远,其实周围好几栋都有腾讯的办公地。我对这个地方感到特别亲切是因为,10年那会大学城坐车到深大,再坐公交去媳妇住地方的时候,那一路公交要经过这个站点,也不知道怎的对这个站点印象比较深刻,顺带着导致后面自己真正在这个地方工作时有种亲切感了。然后我们搬去了科兴科学园,在北环大道跟科苑路交叉的地方,跟最初的源兴科技大厦可以说是斜对面,不远;腾讯的游戏部门也是在科兴这边。这也是每次下班回家走北环大道时能够看得特别清楚的一个招聘。等到自己参与创业的时候,我们的办公地点也经历了变迁,最早的时候我们在南山的北科大厦,算是靠着滨海大道,离着天利中央广场不远,这个地方靠近深圳软件园产业基地,这一带几乎都是新起的楼,百度,阿里,腾讯都是在这周围有自己的起的办公楼。到15年底的时候,我们搬到了龙华淘金地大厦和平路边上,从办公上下班的角度来看,这个地方其实挺好,因为完全是逆高峰,基本不用担心堵车。但要说氛围,科技园这边的氛围确实好太多。

今儿科技园走的这一遭,一切都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嗯,做好回归的准备。

0621 跑步 12:跑步心率的计算方法

坚持运动的第12天。

总体今天还是个下雨天,时断时续。晚上跑完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又开始下。还不知道这雨要下到几时。继续按照昨天的2个技巧,全程未看手表,默念数字,成绩似乎不如昨天,心率倒控制的还好。在看最后的报告的时候,看到一个关于心率分布的数据,之前没留意过,有这么几个指标:

  • 无氧极限(26%)
  • 耐力强化(53%)
  • 心肺强化(10%)
  • 脂肪燃烧(3%)
  • 热身放松(8%)

如果想要通过跑步来减肥的话,显然我现在「脂肪燃烧」这部分的比例是太低了,所以今天就花点时间了解下运动过程中跟心率有关的知识。但当我找资料的时候,发现迷糊了,太特么多不同的公式,不同的参数,例如至少有:

  • 220-年龄,然后这个数字60%~80%区间的计算方式,按这个公式,我的心率区间应该是[113,151];
  • 180-年龄,这个是最大心率,在这个心率基础上-10为最小心率,运动时在这个心率区间是最合适的,按这个公式,我的心率区间应该是[139,149];
  • 储备心率法,(60%~80%)*(220-年龄-静息心率)+静息心率,按这个公式,我的心率区间应该是[141,165];
  • 当然还有直接给出建议的就是年龄在30岁以上时,心率控制在140左右,年龄在30岁以下时,心率控制在145~150。

上面几种计算公式都不算复杂,而且实际上误差也并不大,可以按情况选择其中一种计算方式来作为自己运动时的基准参考,我没深入研究这些不同算法背后的原理是什么,我凭自己的直观判断跟自己的实际情况,感觉使用储备心率法这个公式似乎是更科学的。

如果是采用这个公式计算的话,还可以参考以下关于不同心率区间个人状态的描述,可以帮助我们在运动时对自己所处状况有更好的判断:

  • 大运动强度:身体活动时候很累,心搏力快速、迅猛地撞击胸膛,伴有胸闷、胸痛、气短、心悸等不良感觉,不能坚持运动,运动心率范围为80%~90%HRmax;
  • 中等偏大运动强度:身体活动时候比较累,明显地感到心跳加速,呼吸短促,伴有心悸、气促等不良感觉,不能持久运动,运动心率范围为70%~80%HRmax;
  • 中等运动强度:身体活动时候有些累,伴随着比较明显地心跳加快,出现心悸等不良感觉,但胸不闷,气不短,稍能坚持继续运动,运动心率范围为60%~70%HRmax;
  • 中等偏小运动强度:身体活动时候没有任何不适,但能感觉到心跳加快,能坚持较长时间的运动,运动心率范围为50%~60%HRmax;
  • 小运动强度:身体活动时候一点不累,运动时不能感觉到有明显的心跳,能谈笑风生,运动心率范围为小于50%HRmax。

另一个辅助判断的维度是出汗水平

  • 大运动强度:满头大汗,汗流侠背、大汗淋漓,运动心率相当于80%~90%HRmax。
  • 中等偏大运动强度:伴随着运动过程流汗不止,排汗量比较多,即使停止运动也会持续冒汗,运动心率相当于70%~80%HRmax。
  • 中等运动强度:中等程度出汗、额头上汗水挥之又现,持续地冒汗,停止运动一段时间出汗逐渐停止,运动心率相当于60%~70%HRmax。
  • 中等偏小运动程度:出汗程度随着运动强度的增加而增多,随着运动强度的下降而减少,主要出汗在腋下、腰围、额头等身体部位,运动心率相当于50%~60%HRmax。
  • 小运动强度:身体的腋下等部位表现为潮热,微微出汗,沁汗,运动心率小于50%HRmax。

一般来说,如果是以减肥为目的的锻炼,应该保持中等强度运动,如果是以增强心肺为目的的锻炼,应当保持中等偏大运动。

以上,是关于运动心率的一些基础知识,接下来可以在实际跑步过程中进行验证。

 

0620 跑步 11:2个跑步的小技巧

坚持运动的第11天。

今天继续是个下雨天,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看了下未来一周的天气,仍然是雨绵绵,印象中梅雨季节应该是3、4月份,如今已是6月天了,应该是要进入盛夏的季节,反倒像个抽泣的小姑娘,每天吧嗒吧嗒的哭泣。好在晚上雨消停了会,毫不犹豫的换上跑鞋,撒欢的往外跑。

今晚上的跑步的状态大概是恢复运动这10几天以来最好的一次,5公里30分钟出头,全程一直慢跑,中间没有停止过,同时平均心率也比较稳定的控制在153,比较稳定,没有出现心率的大起大落——去年打算参加宝安马拉松的时候,对跑步的训练方法有了些基本的了解,如果按照MAF训练法的话,我现在跑步的心率最理想的应该是控制在150以内,虽然现在还没有跑到这个范围以内,但今天晚上我似乎找到了那种感觉,此处应该要给自己一点掌声。我琢磨着,这种感觉并不是突然来的,它的背后还是有一定的技巧。对于,每个跑步者来说,肯定会关注的数据是跑步的时长、距离、配速、心率等,但在跑步过程中过于关注可能往往没有效果,跟之前相比的,今天在跑步过程中,我做到了两件事情:

  • 全程直到最后才抬起手腕看了手表的数据,在途中不再盯住手表。而在过去几天跑步的时候,自己总是会忍不住抬起手腕看手表,看看跑了多长距离、配速、心率啥的,结果好像看了这些个数据,除了给自己暗示已经跑了多少公里可以歇歇之外并没有多大的帮助——一旦有歇歇的念头之后,大脑好像就会不由自主的给身体下达命令,可以停下来走一走了,而当自己不去看手表之后,就没什么其他杂的念想,只管着除非是自己实在跑不动了,否则就应该一直向前跑,这样反倒成绩不错。
  • 数数。刻意控制自己不看手表实际上是跟大脑的一种对抗,如果一直想着「不要看,不能看」,便很有可能变成另外一种自我暗示,很容易就忍不住要看手表。这个时候,需要脑子里需要有些别的内容来填充,按照我自己现在的经验来看,数数是个好方法。就是在跑步过程中,以100为1个周期,内心默念1,2,3,4……,实际上心里面在默念这个数字过程中,是很容易走神,胡思乱想到别的内容去的,然后又再回过神来继续数数,数着数着又想到别的内容上去,这个反反复复的过程中,时间就会过得很快,同时,也绝对很难想到要去看看手表。

实际上,在跑步过程中做的这2个事情,都是帮助自己专注于跑步这个事情本身,避免过多其他因素的干扰。目前来看,还是有效的,至于是否长期有效,接下来可以继续验证。

忘了记录的一个事情是,昨儿父亲节,闺女一大早就给我发微信语音说“爸爸父亲节快乐”,我觉得这是世间最美好的声音——什么叫做小确幸,这就是。

我一直想写一个主题:作为父亲的儿子与作为女儿的父亲,还没想清楚怎么写,先记在这里,容我慢慢想。

0619 跑步 10:心安

坚持运动的第10天。

坚持运动的记录开始进入两位数,一切都在缓慢而有序的进行着。继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后,今天又几乎下了一整天,到晚上的时候才基本算是停了下来。显然,游泳的计划又泡汤了。雨后的空气清新多了,一扫前几日的闷热,但也因为持续下雨的缘故,街上几乎没什么人行走,在马路边上跑着的时候,也只是有间歇的有几辆车驶过。但对于跑步来说,这一切都是再好不过的天气了。喜欢这种感觉,像一个孤独而内心平静的夜行者,在昏黄的路灯下,穿过一条条的街道,气喘吁吁而挥汗如雨。这段短短30分钟的路程,不仅仅是运动的时间,更是与自己相处的时间。

我知道,现在我们每天都会花很多时间与外界建立各种连接,朋友的,工作伙伴的,亲人们的,虚拟的,现实的;越来越多的人,仿佛失去了一种对整块时间的控制能力,因为我们的整块时间正在被撕得越来越碎片化,被各种各样社交网络所控制。我们从这些地方得到越多,也意味着我们在这些地方失去的也越多。

媳妇问我为什么又突然开始跑步了。我没有正面回答,好像这一次我自己也不知道该给个什么样的答案,也许把体重减一减是我直接想要的,但内心深处似乎不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追求。或者,应该是如上所言:我寻求的,是一段与自己独处的时间。过去的有几段完整坚持至少几个月跑步的时间,并不见得自己的体重就减了多少或者自己跑步这项技能提升了多少,但跑下来,往往是可以给我带来一些其他的收获——虽然很多时候,我们会给自己做下的事情定下一个需要拿到明显成果的目标。但这一次,我想不要去定什么具体的目标,每天只要坚持去运动,坚持去跑一跑,不管时间多少,不管距离长短,每天只要花点时间,离开家,离开网络,回到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面貌去,哪怕最后体重不减反增,都无所谓——只要run。

以前对朴树并不算了解,但昨天看了他的那个访谈之后,就觉得这哥们很有意思,看着他对这个世界有诸多的不满甚至恐惧,以至于显得他与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外界看来,他跟这个世界是有距离的,但他自己说「他并不觉得跟这个时间有距离,因为他的内心世界是开放的,他有很多通道来了解这个世界」。在知乎看到一个他经纪人的回答,朴树这个人,简直是一个现代的活化石,比如直到他不得已在重新开始录专辑要去印度的时候要通过微信跟国内保持联系的时候,他才换了iPhone,在那之前,他一直用的是诺基亚;比如他有件米奇的T恤,穿了好几年,甚至到现在演出的时候还在穿着;他买了几条一样的裤子,然后就是重复的穿。在世人看来,他已经算是成功人士了,但实际上他还在为房租发愁。而他之所以连接这个世界的方式是「音乐」,他通过音乐去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这是他感到舒服而且放松的方式——放松,是他内心最想追求的一种状态。

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追求的又是什么呢?

我一直以来的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心安」。

0618 散步 09: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

坚持运动的第9天。

这个周末原本计划着早上去游泳,结果起来就发现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游不成了。谁知道,这雨就这么持续的下了一整天,到晚上的时候瞅着小了些,散着步去烧烤摊给媳妇打包生蚝去,谁叫咱媳妇好这口捏,顺带完成今天的运动任务。

http://music.163.com/#/song?id=28815250

早起躺在沙发的时候,刷到了豆瓣新近推出一档文化访谈节目《如是》,第一期的嘉宾是朴树,标题挺吸引人的——「奄奄一息过,才是真正的我」。

朴树,不知道对于现在的90后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名字,但在我的记忆中,这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毕竟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单曲循环过《那些花儿》。

但好像也就仅止于此了,关于他其它的一切,我一无所知。沈星在访谈中问朴树「如何界定这次是叫做回归还是再出发」,朴树直白又有些局促的回答说「他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他自己并不信任语言,当你越想深入沟通的时候,便越会发现语言是一个充满歧义的东西。心里面想表达的内容,一旦变成语言之后,就好像变了味」。

他的这个回答吸引我看完了整个访谈,我觉得真是如此的。尽管现在是一个社交发达到无孔不入的时代,你的一举一动,都可以通过语言的、文字的、图片的、视频的方式出现在形形色色的社交平台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好像从未像今天这般被拉近过,哪怕是远隔重洋,一通视频电话也能够让彼此就像在眼前。我们在「用心经营」着自己的朋友圈,哪怕是只言片语也需要精心考虑该怎么遣词造句才恰到好处,而每张出现在社交网络中的图片,则一定是被反复挑选乃至修饰的,我们总是有意无意通过这些行为树立自己在别人眼中的正面形象,来获得认同感,同时,我们也被别人所营造的形象吸引,进而对他产生认同感。这一切看起来如此自然,但细究起来是不是又有些让人觉得难以置信呢?

所以,朴树说,他信任音乐的表达,信任旋律的变化。

越来越多的人把朋友圈设置为「仅三天可见」,微博跟知乎上很多人在讨论这个设置背后所代表的意义。这是不是某种意义上的返璞归真呢?

我们的大多数人或者要经历很多事情才能活得纯粹的,或者一辈子都无法纯粹的活着。但朴树可能是那种从一开始到现在,乃至都以后都是纯粹的活着的人。

高晓松曾经谈及朴树的一个小故事:

有一次他们在天津演出回来,一起坐车回家。半路上朴树突然说:“停车,你们把我放在这儿,我要看夕阳。”高晓松:“那我们走了,你在高速公路边上怎么办?”朴树:“那不管,以后再说,你先让我看夕阳。”于是他自己就提着把吉他和一大塑料壶水,坐在地上,开始弹琴。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家的。

这样的人,在这个社会怕是已经不多了,所以才显其可贵之处。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这句话最近好像到处都在说,写在这多少显得俗套,但想送给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纯粹的活着。

嗯。

0617 跑步 08:I Swear

坚持运动的第8天。

刚走到楼下的时候,还没下雨,结果刚跑出小区大门,就开始下雨,冒着雨跑了几公里。开始第二个7天周期的循环。

先放一首歌:I Swear,最早由John Michael Montgomery原唱的版本。同时也是我在4年前跟小瑾同学求婚时候,制作视频所用到的歌曲。

http://music.163.com/#/song?id=18641444

之所以想起这首歌,是因为看了《春娇救志明》——最后一幕的场景是张志明在舞台上很Rock的唱着歌向余春娇求婚,总算给这个系列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当看完这段之后,我马上把那个求婚视频翻出来,又反复看了几遍。

一段感情,从相遇相知,到相恋相处,再到可以走到婚姻殿堂,并最终相守一生仍不失激情,要经受的考验太多太难了。

我应该感到幸运,在我们相识10年之际,我们仍然在一起:不仅走入了婚姻,有了属于我们的家,更有了属于我们的爱情结晶。

也许,每个男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张志明」,那个在女人看来还没长大,不够成熟,无法承担责任的大男孩——多少男人的遗憾就在于,当自己成熟之后,当年的那个「她」已经不属于「他」了。

在感情世界中,「成熟」不是简单的一夜之间的转变。不成熟的男人,总是容易陷入以自我为中心,认为自己是没错的,错的是别人,肤浅的是别人;而成熟,则意味着向过去的告别,甚至是对过去自己的全盘否定。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是很难理解这是一种怎样的痛,而经历这种痛的人又并非每个人都能在一段感情中收获美好的结果。

还不止于此,在你以为你已经掌握感情世界规则的时候,也许又有新的问题出现了——永远不要在感情世界中抱有一劳永逸的想法,从来不会这样的可能性存在。

但不用据此失去对爱情,对婚姻的信心,这本来就如同唐僧西天取经所要经历的种种磨难,这是感情世界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愿我们的下一个10年,我们依然对爱情有着美好的期待。

n 55iw i!

 

0616 室内骑行 07:这一代的父母与孩子

坚持运动的第7天。

今天去福永那边踩点,回到桃源居的时候已经10点,然后去接媳妇下班,到楼下车停路边结果又睡了一个小时,等最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11点多了。寻思着比较晚,就没下去跑步,骑了20多分钟的自行车——坚持一周运动成就达成。

今天想聊的一个话题是:这一代的父母与孩子。为什么想谈谈这个话题呢?起因是聊天的时候,一朋友提到他女儿的事情。他们家有两个小孩,姐姐二年级,弟弟两岁多,曾见过他们姐弟俩,弟弟刚好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姐姐第一眼给我感觉就是很温顺乖巧的。 某天,这位姐姐突然大喊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大致的意思是觉得自从 家里有了弟弟之后,自己就受冷落了,很多时候自己都不得不让着弟弟,甚至「想死」这样的词语都蹦出来,内心之委屈可想而知。朋友说当时听到女儿讲出这样的话,既心疼又吓得半死,想了半天该怎么跟女儿沟通这个话题。

人到中年,每个场合下的聊天,最后似乎都避免不了「孩子」这个话题,在面对这个话题上,不同的人总或多或少的有着困惑:

  • 我们这一代人做父母,跟我们父辈相比,已经有很大的差异了吗?
  • 为什么现在的孩子都越来越早熟了?

从我自己成长的经历来看,包括现在我们一家人坐在一块偶尔聊到小孩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也是玩笑的问父母:当初你们是怎样把我们4个「化骨龙」拉扯大的?老豆的回答通常是这样的:我跟你妈有了你们4个「化骨龙」之后,想的最多的就是怎么样让你们有饭吃,有地方住,有书读——实现这个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其他的既想不到也没能力想咯。我想这很可能代表了很多父辈们的想法,毕竟在物质短缺,生活还不富裕的年代,有限的资源时间都只能关注到最基础的生活。但到了我们这一代,显然基础的物质生活条件已经大大好转了,我们关注的焦点已经不是简单的「吃穿住行」,而是追求「吃的更好,穿的更好,住的更好,行的更好」,还不仅于此,我们还开始更关注小孩的成长:给他报什么样的兴趣班,参加什么样的培训课,带他去体验更多的人文景点。我想,如果说我们跟父辈父母之间有什么差异的话,这就是差异的根源:不同的物质生活条件下,我们这一辈做父母,面临了更多选择的可能性。当无从选择的时候,也就不留什么念想了,可一旦选项丰富之后,我们反而变得无所适从,焦虑感往往就来源于此。比如这个兴趣班不报的话,心里面会想,万一以后别的小孩会自家小孩不会被孤立了怎么办,报的话,又觉得小孩可能不喜欢也可能对他是负担没时间玩耍。总而言之,我们开始很容易陷入类似的摇摆纠结中。

由此引发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呢:我们似乎比以往更容易陷入作为父母的自责中。小孩不听话,不愿意学习,不愿意跟人交往,成绩不好,好像都是我们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导致的。越来越多的人也都在讲,在小孩成长教育过程中,家庭环境中父母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甚至有人认为应该要起到关键作用。这些观点实际上都是在让我们这一代的父母容易陷入对小孩教育的失败感跟挫折感。

不仅我们作为父母面临着跟父辈不一样的挑战,而且我们的小孩也在变化。相信我们有一个直观的感受是:现在的小孩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早熟了。现在的小孩,可能在一二年级的时候,就知道讨论班上哪个女孩长得比较漂亮,知道「女神」这样的词汇;也曾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七八岁的男孩已经知道「自慰」。相信有不少的父母选择不让小孩过早的接触手机、iPad这样的工具,同时也在控制小孩看电视的时间跟范围,为什么他们还是表现出来对事物认知与行为上的早熟呢?我认为小孩的早熟已经是难以阻挡的趋势了,也就是说这个事情是封不住的。首先是因为我们大人今天所面临的信息环境都已经是极其便利极其丰富,我们现在所掌握的知识技能肯定要好于我们的父辈,我猜测的这些信息本身可能会成为我们基因的一部分遗传给我们的小孩,也就是说现在的小孩天生就比较聪明;另外,除非我们让小孩独立生活在一个不受任何外界因素干扰的环境,否则小孩总要跟外界接触,即便是自己家里封闭了手机、iPad、电视,但我们始终很难保证所有家长都采取同样的行为,也就是说假设100个小孩中即便只有一个小孩拥有这些更新鲜的信息词汇,那么他就有可能这100个人中与众不同的焦点,小孩在玩耍交流的过程中,最终会把抹平彼此之间的信息差异。所以,这几乎是个无解的问题——孩子的早熟,是我们控制不了的,或者说,我们就应该试图去做这样徒劳无功的事情。

以上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父母越来越是一个专业的活,不仅仅是心态上的,还有具体方法策略上的,我们都应该补一堂如何为人父母的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