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通从心开始

开学到第一天,不过已经是与我们无关了。

依稀尚记得大学第一次升旗的场景,作为小屁孩的我们,怀着对大学美好的憧憬与向往,早早的起床,洗漱完毕,屁颠屁颠的就去到旗杆下,聆听学校领导的谆谆教诲……大概,我们的大学生活就这样正式拉开帷幕了……

越往后,像升旗这样的事情,开始慢慢的在我们的心中淡去,我们更为娴熟的为自己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或是欺骗别人,或是安慰自己,心安理得的过着彼此的生活,然后,我们就这样过去了四年。

这四年中,追求的太多,抓住的太少,以至于到了现在甚至不知道抓住的是什么玩意。

有过很多的豪言壮语,记住的尚有多少?实现的就更是可怜的惊人了。

陷入了这样的一种状态:拼命的赶路赶路,眼睛直直的盯着目标(当然,实际上也是没什么目标),却是忘记了路旁的风景与同你一起的赶路人。我得说,真是差一些就造成遗憾了。

这样的时日,更需要找到一个彼此可以接受的平衡点。

爱情自然不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而是彼此相爱的两个人看着同一个方向。

敞开心扉,沟通从心开始……

三个告诫

我假装很平静,为的是跟校园祥和的气氛保持一致,和谐的事业是始终要坚持的。
宿舍却并不和谐。首先是老鼠光顾了宿舍,将我作为早餐的面包咬去了一大口。然后蚊子开始肆虐,猖狂的在我面前飞舞着,躲避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排山倒海”–如果我们的飞行员有蚊子这个水平,估计我们的和谐事业又可以更上一层楼了。
还好,有中孝介的声音在这些个宁静的夜晚萦绕在我的心头,让我暂时的忘却,更有来自你贴心的话语,让我觉得温暖。
“困在记忆中,无处可逃,无处忏悔,无论是否悔悟,我们曾经的愚蠢行为总会无法挥散”,Gibert Parker如是说。这是一个极其糟糕的恶性循环:某个环节堕落,让自己产生了某种罪恶感,于是就容易陷进一种自我否定或是无休止的自我忏悔状态,甚至是无法承受的状态,这个时候选择继续堕落,沉迷于某样不需要思考的事情,暂时性的从这种状态中解放出来–当然不是真的解放了。等到他静下来的时候,他便又会继续想着这些让他觉得难受的事情,这便是一个恶性的循环了。听着会让人觉得可怕。我写在这里,要告诫自己的是要停止这种无休止的自我怀疑之中。事情没有那么糟糕,我需要的是勇敢而又积极的面对。
何去何从虽然是个急迫而又无法逃避的问题,而我要给自己的第二个告诫是不要因此而乱了方寸。不要胡子眉毛一把抓,有选择性的提升自己的短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根据自己要选工作的类型快速的提升某方面的能力这是眼下要做的工作。俗话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行业的选择不容忽视。行业与职业的交叉推进,寻找最佳的切入点。
情绪会有波动,会有反复,甚至会低落,在这个时期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要对自己说的第三个告诫是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要记住的是Vivian不想面对的是一个消极的自我,而消极的自我对于眼下这种状况是毫无作用的,保持积极奋斗的状态能够让你有饱满的精神去应对挑战。
三个告诫,以自勉。

当I已成往事

 

澳网男单半决赛上,两个西班牙人苦战5小时14分才决出胜负,?在面对世界排名第一的纳达尔时,一点也没给同胞面子,然而让纳达尔吃尽了苦头,虽然他最终遗憾的以微弱的劣势输掉了这场比赛,但我相信看过这场比赛的人一定不会忘记他在场上的拼搏精神。

体育的舞台上,赢者最终只有一个,失败的总是绝大多数,然而,输赢并非体育唯一的魅力,真正吸引人们不断的参与到各种体育活动中去,是人们能够从中享受到无穷的乐趣。运动员在场上的顽强拼搏,永不放弃的精神更是能够激励人们前进。这便是体育魅力真正所在。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跟我一样的,不知道乔丹是何方神圣,不知道NBA是做什么的,但是却知道有位个子不高的篮球运动员,留着西瓜头,手上戴着护手套,手指缠着胶布。他在场上总是不断的跑动,穿插,运球,过人,低手上篮……跌到了,爬起来,继续进攻,继续防守。

那年2001,我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艾弗森。后来,我才慢慢的知道了原来乔丹是篮球之神,而NBA则是代表着世界篮球的最高水平,是篮球的圣地。那年的总决赛,所有人都知道的结果,但是艾弗森和他的76人没有让紫金王朝如此就轻易的获胜,在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情况下,硬生生的赢下一场比赛。

我不算是一个真正的艾迷,其实,我对于他的了解仅仅止于此而已。接下来的中考,高考,然后又是大学,至今又将迈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始终未曾真正的去更多的认识他。当听到他离开76人去到掘金与安东尼组成黄金双枪的时候,感觉复杂,为他的离去感到可惜,又期待他在掘金队的表现。当再次听到他离开掘金去到底特律的时候,彻底的感到了NBA的残酷。前些日子,看了他的一场球赛,最后的关头,看着他坐在板凳上,为队友加油,队友得分的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板凳上跳了起来。最终,活塞还是输掉比赛,离场,看着他慢慢走向通道口的背影,心里竟是涌现出丝丝的酸楚。他的下一站是哪里,现在谁也不知道,大概底特律也非他的终老之地。当I已成往事的时候,是否就成了一个皮球,任由人们踢来踢去呢?

乔丹离我太远了,我的脑海里始终没有完整的关于他打球的画面,科比麦蒂这样的人物不知为何始终是属于极不讨厌也不喜欢的那种类型,喜欢姚明可能更多的是因为他是中国人,而艾弗森则是属于那种真正因为他在球场上的努力而让人喜欢的球员。

我曾经想过这样的一个问题,NBA和球员到底谁成就了谁?抛开感情上的因素不讲,NBA其实只是一个纯粹的商业机构,他必须获取利润才能够生存,才能够发展。对于他来说,吸引观众观看比赛,获得持续的投资回报收入是它关注的头等大事,为此,他必须组织好赛事,奉献精彩的比赛给观众,才能够获得利润。因而,他通过不断的推出球场英雄的方式来吸引观众的眼球是他获得关注的极为重要的方式,迎合了观众对个人英雄主义模式崇拜的需要,从这个层面来讲,NBA的各路球星更像是NBA所制造并包装精良的产品。其次,才是球员个人的能力突出,为NBA打下良好的名声及形象,诸如乔丹和科比奥尼尔便是这号人物了。

如此情况之下,残酷的竞争,球员的转会便是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当I已成往事,他是否还会被人记起?

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练笔吧,写着写着就晕头转向了,不是不知道写什么内容,而是想写的内容太多了,反而不知道写什么好了。总是这样呢,想要在一篇日志中,包含众多的思考,如此是不好的,慢慢改正,慢慢改正,总会好起来的。

弟弟启程了

我在想着现在的老家该是什么样的。记忆中,这个时候,不时跟着父母去探访亲戚,就是一大帮小伙伴一起玩,乐趣可多了。

当然,男孩子最喜欢的的还是玩鞭炮,用玩具枪玩枪战游戏,这些记忆想必会永远的留在脑海里了。

同样是在这个时候,渐渐的觉得年味是越来越淡了,无论过不过年,日子还是得一样的过。

明天,弟弟便要回家准备上课了,标题我用的是”启程”二字,而不是返家,因为我觉得这对于弟弟来说的确是启程了,他要寻找开往大学的地铁。看着弟弟长大,一直到现在高二,小时候的弟弟是全家人的开心果,现在的弟弟则是全家人都牵挂了。在哪里读高中的这个问题上,我是极力主张弟弟要回去龙川一中读的。不仅因为我觉得龙川一中是间很好的学校,更主要的是因为我觉得从小就在爸妈身边长大的他,是需要经历独立生活的历练,这些历练现在看来可能是觉得有些过于不近人情,但是从长远来看,我觉得以后弟弟想起这段经历的时候,必定会有所领悟。

弟弟是个聪明的人,小学乃至初中不需要花费很多的力气也能够将成绩保持的很好,但是初三的时候,进入了必经的一个叛逆期,整个人好像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比较不爱说话了。成长嘛,总会有许多烦恼,有的时候这些烦恼在外人看来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在其本人看来却是大过天的。

回到龙川一中读的,成绩并非十分理想,这么说吧,偏向于糟糕的类型,老实说,一中的竞争相对激烈许多,这是在中山这里 不能够相比的,另外一方面来说,有弟弟不适应环境的原因,同时,弟弟一直以来都不是个特别勤奋的人。

那天晚上,跟弟弟聊了挺晚,随便的扯淡,弟弟说他班里的事情,让我感觉到弟弟其实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但是缺乏足够的行动力以及坚持到底的决心,而高考拼到最后依靠的便是这两样东西。在跟我聊完天的那个晚上,弟弟仿佛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后来给弟弟发了条信息……一直说给弟弟写封信的,到现在还没有动手。

弟弟回家,跟我以往一样,都是大包小包的提着回去,什么吃的全往袋子里塞,姐姐买了很多吃的让弟弟带着回去,妹妹也买了东西,只有这个做哥哥的什么都能给弟弟。年前说是要把自己的奖学金给弟弟的,可到现在也是全花光了,给奶奶,外婆,爸妈的,全都泡光了。用钱大户非我莫属,悲哀啊……

弟弟启程了,我也给启程了,早些回学校吧,准备公务员考试,找工作,这是09年的头等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