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历史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愚昧即力量。

又有一句话说:所谓历史不过是胜利者的历史。
我其实越来越觉得这个世上的许多事情尤其是历史已经很难有绝对的真相,如果真的要说有,那么我相信:立场即真相。
“愚昧即力量”+“胜利者的历史”+“立场即真相”,我想,这大概就是目前我们大多数人所了解到的中国近现代史了——反正,教科书是这么教我们的。
比如,延安是革命的圣地,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坚持了八年的敌后抗日战争最终取得了抗战的胜利,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周恩来、刘少奇……类似诸如这样的闪耀着光辉的“事实”总是以不容置疑的姿态从教科书,从历史、政治老师那里植入我们幼小的心灵中,生根发芽,影响着我们对人对事的态度。
但有另外一种声音告诉我们,那个革命的圣地其实是一座红色的恐怖之城;我们一直听到的那些伟大的领袖们,他们曾犯下的错误简直可以用罄竹难书来形容;而中共的八年敌后抗日战争若无国民党在正面战争苦苦抵抗,眼下中国之情形恐怕又是另外一番场面了;但现实却是为抗日胜利立下汗马功劳的国民党最终退守台湾,而中共却“坐得”渔翁之利统治大陆。
上面两段其实都是历史,你要相信哪一个的,那么就是立场的问题了。
只是觉得,听了那么久那么多统一的观点,统一的声音,我们真的需要停下别人来怎么讲述那段过往的历史。
齐邦媛在《巨流河》中,有这么一段话:
“半世纪以来犹太人的悲痛成书近千,而中国人在八年抗战中的悲痛几乎无人详记。一九四九年中共占据大陆后,那八年正面抗日的是国民党,留在大陆侥幸未死的都必得否定过去一切,那时殉国的热血军民,在政权改变之后,都在第二次死亡时被湮灭遗忘了”
而我则是认为,中共的历史是一部死亡的历史,伴随着恐惧和残忍,以前是大规模的,公开的,现在则是小的,多半隐蔽的。
你相信我所说的嘛?
如果你只听过教科书的历史,自然会质疑反驳我所说的话;如果你在读完《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墓碑》、《大江大海1949》、《巨流河》之后,也许你会改变你以往的想法。
如果你要问我读这些书有什么好处,那么,对不起,我要告诉你,这些都是禁书,读来没什么好处,不会使你升职加薪,不会让你找到好老婆好基友,相反会占用你的时间,甚至让你的脑子陷入混乱,胡思乱想,带来很多的坏处。
但我始终坚持认为,这个世界需要些不一样的声音,才能使我们不至于从这样一个极端走入那样的极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