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艺术

也是去年读的书,《爱的艺术》,艾瑞克.弗洛姆所著。

前提一:
大多数人把爱只是简单地看成被爱的问题,而不是看成爱人及自己有无爱的能力的问题。因此,在他们看来,问题是怎样被爱,怎样得到爱,怎样变得可爱。为了追求这个目的,他们采用几条途径:其一,尽可能取得成功,取得与个人的社会地位相称的权力和爱抚,这条途径特别为男人所采用;其二,梳妆打扮、衣着华丽,是自己更富有吸引力,这条途径尤其为女人所采用。其它一些被男人和女人说采用的、使自己富有吸引力的途径是养成令人愉快的生活习惯,谈笑风生,助人为乐,谦逊而不冒犯别人。

前提二:
爱的问题是爱的对象问题,而不是爱的能力问题。人们认为爱是简单的,当时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爱的对象——或为其所爱——则是困难的。

在我们的文化中,人们尽管在爱方面屡遭失败,可是为什么却很少努力去学习爱这门艺术呢?这也许是因为即令他们强烈地渴望爱,然而几乎别的一切事情被看作比爱更重要——成功、名誉、金钱、权力——差不多我们的全部精力都用来学会怎样得到这些目的,而对爱的艺术几乎无人问津。

人——属于不同时代、不同文化的人——都面临着同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如何克服孤独感、如何达到结合在一起、如何超越个人的独自生活而找到共同和谐的愉快生活。

情人之间的爱,它渴望完的结合,渴望着与另一个人结合在一起。在本质上,它是一种具有排他性的爱,而不是普遍分享的爱;它也许是所有的爱中最带有欺骗性的形式。

爱某人不仅仅是一种强烈的情感——它是一种决策,是一种鉴赏能力,是一种诺言。假使爱只是一种情感,那么双方白头偕老永远相爱的诺言就成了控制楼阁或者无稽之谈。情感可以产生,也可以消逝。如果我的行为不然鉴赏力和决策心理因素参与,那么,我怎么能判定爱的情感会永葆青春?

真正的爱是具有创造性的一种表现,它包含了关心、尊敬、责任感和了解。它不是为某人所激动意义上的一种“情感”,而是对所爱的人的成长和幸福的一种积极努力。这种努力,同一个人爱的能力是密不可分的。

我们爱的需要,其基础在于孤独和寂寞的经验,在于这种根本的要求:通过结合的经验克服孤独和寂寞所引起的焦虑感。

家是避难所,在我这里,你不需要隐瞒自己的情感,你若是觉得不愉快了,告诉我,难受了,告诉我。我会告诉你,有dada在,一切都会过去的。

爱,不是合适的两性关系满足的结果;但是,性方面的幸福——甚至对所谓性方面的方法或者技巧上的了解——是爱的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