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一年之2020:中年人的拧巴

通常意义的一个年度结束,以元旦作为起始界限,酝酿状态,回味一年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以农历新年作为终止界限,进入到下一个年度的循环。

如果以现在来回顾过去一年,我们当然会觉得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事情,因疫情的缘故我们会认为这是极为特殊的一年,但几乎可以肯定明年此时,我们仍然会发出类似的感慨——毕竟年年岁岁花相似。

这一年有什么值得书写的呢?年中的时候曾经想发一条朋友圈,大致是想表达一些2020年「如此艰难」的意思。因为在过去的这一年:首先是公司层面因为业务大受影响,人员收缩,收入减少,人心惶惶——这直接导致的结果是工作上的这一年似乎是在反复的纠结中度过的;随之而来的是车追了尾保险赔了一笔,牙齿种植手术完成支出一大笔;与此同时,住了五六年后,家里的许多电器设施也都似乎倒了一个更新换代的阶段,先后换了洗衣机、电视机、沙发等大件物品,零零散散的小件就不提了;还有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情,在确诊与治疗2年多后,小叔最终没有扛过癌症的折磨,离开了这个世界。

总体说来,似乎过去这一年的主基调就是收入减少,支出增多,人生无常——以至于我一度感慨:这TM就人到中年了么。

「中年」这个词曾经一度觉得离自己甚远,可是它还是不知不觉的来了,甚至没有所谓是否准备好这一说法。隐约觉得过去中年与以往的区别是一个词:拧巴。

中年人的状态是「拧巴」着的,一方面觉得自己还能再战却又似乎无心恋战,另一方面容易泄气又觉得心有不甘。这个阶段倒不是什么精力与体力是否跟得上的问题,而是心理上跟自己天人交战的过程——似乎启动一件事情都需要更长的周期来给自己进行心理建设,而每结束一样事情又总能找到理由让自己多休息恢复。这真像玩王者荣耀里英雄技能的大招,毫无疑问技能放出来的时候杀伤力是够的,就是不能老放大招,得瞅准了时机,一击毙命,否则就真的太伤士气。

不知道这不是所谓的舒适圈问题,但硬跟自己对抗,强迫自己走出舒适圈是否明智,对于这个问题我现在还没有答案。所以,过去我对于中年的思考与应对更多是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这种应对本质上需要先解决未来一段时间如何保证收入的稳定性,我称之为三个轮子的驱动方式,包括作为第一个轮子的是】职业收入,作为第二个轮子的以投资为主的副业收入,作为第三个轮子的个人的品牌经营。前两个是可见的收入范畴,而最后一个择时需要更长周期来构建与变现的收入范畴。

但这里不是要展开将三个轮子的问题,而是说其实对于中年这个话题,其实思考与准备的仍然不够充分,这里的准备应该不仅仅是收入层面的,而是应该一系列的围绕接下来人生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状况,自己打算如何应对的问题。

不同的状况意味着不同的选择,而每种选择都会带来一些可能性,同时也会失去一些可能性。也许当下来看,重要的不是某一两次的选择是什么,而是如果构建起整套的人生决策理念。比如,在中年这一时刻,面对一份职业选择,自己的决策因子中家庭生活占的比重多些还是对于收入的比重多些,亦或者是职场的成长空间多些?诸如此类的问题,也许才是更需要应该着力于去构建的。

以上内容算是起个头吧,立个flag在2月份要梳理构建这个体系。既然是一个年度回顾性的内容,免不了要立些flag:

1. 全年不喝碳酸类饮料、奶茶。

2. 全年更新文章(包括公众号以及这里)12篇。

3. 体重要降到165kg(目前是178kg)。

4. 梳理形成自己的投资体系。

5.工作日平均手机拿起次数不超过60次,工作日有效生产力平均时间超过4个小时,周review进展。

0615 跑步 06:谈谈坚持

坚持运动的第6天。

台风「苗柏」应该已经离开深圳,三个老男孩一起吃完饭,看完电影,去接完小瑾同学下班回家之后,按捺不住便要到楼下跑几圈,结果刚跑出小区大门就下雨倾盆,只好往回跑,看着雨又小了些便冒雨在小区里面跑了一圈,结果雨又下大起来,这下不纠结了,打道回府吧。

一个事情一旦开启,便总想着要坚持下来,在跑步或者运动这个事情,连续坚持最长的记录应该是去年10月份的「百日运动计划」,风雨无阻的坚持了70多天。那会运动似乎是每日生活里面最重要的一项仪式,运动,在群里签到打开是每天的日常工作,群里面有几个人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多的交流,但似乎都有了某种默契记录每天的运动。那会到了后面每天下班都特别晚了,甚至有几次到了1点多的时候,但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坚持去跑一跑。现在想起来70多天好像挺漫长的样子,但实际上过得很快。

所以,愈发觉得:很多事情真的都是坚持了才看的到的结果,当决定开始去做一样事情的时候,就已经击败了很大一部分人,然后再坚持几天,可能就已经剩下为数不多的人,再往后坚持,其实就只是自己跟自己的较量,这才是真正考验的时刻。

创业路上,其实是类似的,今天三人聊到了方向的问题,每个人在创业的时候都想着找个牛逼的点子,最好是没人做过的,最好是马上能够赚钱或者能够吸引大量VC关注的。这本无可厚非,但现在得承认的一点是,确实已经过了以往那种遍地是黄金的时代,不是一个牛逼的想法就能够拿到一笔钱的时代。实际上,如果是创业为职业的话,方向他既重要又不重要,重要的地方在于好点子的切入点确实能够少走很多弯路,不重要的地方也恰恰在于一个看似不怎么好的方向,坚持下去,随着对这个方向越深入的理解,对里面存在的机会点也会看得越透彻,那么,肯定最终都能够迎来属于这个方向的春天。

然而,我们常常更容易,或者创业者or媒体似乎也有意无意把很多事情简单的归结为一个好的点子,但真实的情况往往是在这个点子背后还有很多我们并没有注意到的其他条件。比如,社交网络上,时不时就会有人扒几位大佬的底,结果发现,像小马哥、王健林、柳传志等等这些大佬的家庭背景中或多或少都有政府国企的背景,要知道这些身份在那会肯定要比一般的家庭好不少,像这些其实是不能够被选择性忽视的。

在这波线下设备的小风口中,娃娃机,自动贩卖机,充电宝(当然是目前可能最疯狂的)这些原本看起来不那么起眼的设备开始被资本跟创业者关注,也出来了一些新的设备形态,比如像迷你KTV,有不少已经得到了资本的认可,拿到了不错的融资。比如像友唱被友宝收购,唱吧投资了咪哒,乐摇摇据说月流水已经到了5000万,也拿了融资。乍一看,好像这些公司运气都挺好,赶上了这波浪潮,但仔细研究会发现人家在这个领域早已经有很多年甚至十几年的默默积累。友唱的前身前沿科技,在厦门做了很多年的点歌系统,咪哒所在的公司原本是在跳舞机领域默默做到了行业的领头羊。上周去拜访一家娃娃机的制造工厂,应该是目前娃娃机做的最大的一家工厂,人家真的是在这个领域研究了二十多年,不管是外观设计还是核心的控制器算法,都是一点点研究,扎扎实实的研发,丝毫的不含糊,他们早前就已经凭借过硬的技术跟研发在占领了不错的市场跟口碑,在这波娃娃机的热潮中,自然更有底气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即便没有深入去研究过他们发展的整个历程,但我相信绝非是一步登天的,背后的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所以,当看到这样的案例越多的时候,便愈发觉得,别轻易放弃,别轻易否定自己,很多事情,坚持下去,总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这也是现在越来越推崇的创业突破口。如果一直在追赶风口,一直在追赶浪潮,当然不是说不能成功,但怎么讲,你该补的功课一定还是需要补上的,不是在今天就是在明天。

0612 跑步 03: life and explore

周末刷了几部科幻剧:《异星觉醒》、《降临》、《攻壳机动队》。

《异星觉醒》的英文片名叫做《Life》,讲的是一个地球人与火星生命的故事——更具体的说,是地球人在还没足够的应对外星生命能力的时候,一不小心打开了生命的潘多拉盒子,结果就是这个火星生命把宇宙飞船上的5个地球人都干掉了。

《降临》是由一个华裔科幻小说作家特德·姜的《你一生的故事》改编而来的,这本书的名字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而这部电影讲的则是由外星人派来的12个宇宙飞船到地球不同地方,外星人的本意是想向人类提供帮助——而他们提供帮助的目的是因为他们预见到3000年后,他们需要地球人类的帮助——为什么他们能预见3000年后的故事,这是由他们的语言决定的。他们的语言是一种非线性的语言,即不是严格按照时间先后顺序的因果关系,当这个语言被表达出来的时候,某个事情就类似倒映在一个平面上,能够被看得一清二楚。当然人类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外星人类的语言具有这样的能力——但地球上有个语言学家,她破译了这个语言的秘密,在阻止这场外星人与人类战争的同时,她自己也因为掌握了这门语言,预见了自己未来的一生——她的恋爱,她的婚姻,她的家庭,她女儿的出生、成长,乃至死亡。

《攻壳机动队》看名字就知道是日本的——它是由日本同名动漫改编的电影。它所设定的背景,按我的理解其实就是人与机器之间已经没有特别明显的区分,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了一张网络,不管是机器还是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人脑)都可以接入这个网络,当然这也就给Hacker可趁之机——比如入侵某个人的大脑,窃取这个大脑中的数据,修改甚至删除记忆都成为可能,这当然是不被允许的,是需要被严厉打击的犯罪行为,否则这个世界就乱套了。我所感兴趣的其实这个设定的背景,具体情节就不展开讲述了。

最近这几年,科幻类型主题的电影绝对是整个电影市场最重要的的票房保证之一,人类似乎骨子里就有这种对探索未知领域的好奇心,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驱使人类具有这样探索的欲望呢?如果按照类似《人类简史》的逻辑(也有可能是我杜撰的逻辑),大概可以描述为这是人类在一次又一次探索未知领域获得好处之后的强化行为。比如,智人起初在树上生存,当一次偶然的行为让智人从树上走到地上之后,一种全新的体验诞生了,在陆地上可以做的事情更多,可以更从容的获取更多美味食物;随后,迁徙,从山上到河边,到海边,甚至到穿洋越海探索新大陆,每一次新的探索,都让智人获得远比过往更多的收获。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人类的探索是围绕人体器官可以直接感知的范围内进行的,或者是通过制造工具帮助人类拓展活动范围,但是到了今天,我们的很多探索已经全然不是如此。我们开始去探究更微观分子的运动规律,我们试图解码DNA探索生命起源的密码,我们制造更多精密更先进的机器去探寻宇宙深处的密码——而这些探索,到底能够给人类带来什么?恐怕没有人能够给出明确的答案,这些行为本身就充满了争议,比如说关于转基因这个话题,在微博上永远都有两派人在争论这是否会给人类的生命带来不可预知的影响;而对外星生命的探索也永远有人在质疑人类的贸然行为是否会给外星人(假设存在的话)认为是挑衅而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作为这个地球上极为普通的一份子,从我内心深处来讲,我期待着我们能够在这些事情有进展,但可能最大的遗憾也是我们这辈子其实已经无法看到那个精彩的世界。

 

生活生活

生活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有好的心态才会有好的生活,但问题是心态这玩意往往跟现实有着莫大的关系。

顺风顺水的时候,心态自然是轻松愉快的。

遇到问题困境难以处理的时候,有无能无力的挫败感,这就很可怕了。顿时多少有些明白那些内心抑郁的人为什么到最后会想到去自杀——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活着就变得毫无意义。

我在想,对于男人来说,生活的很大意义在于工作中获得的成就感,并且这种成就感能够给家人带来有保障的体面生活,这是一个正向的循环,一旦这个循环的某个环节被打破了,人就容易焦虑。

表面上仍然按部就班的生活,但内心其实已经觉得煎熬不已。心心念着如何打破这种僵局。

车仍然维修中,来回地铁上下班,多半是楼盘的广告。翻了几个楼盘看看,内心燃起一句话:这特么的才叫生活呀!

不如,周末去东莞转转?临深,自驾1小时以内可以到达南山、福田,还阔以的。

五年之聚

研究生毕业一晃五年,大概也就是在五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13人的小集体也奔赴东西:

当时佳哥与JZ、CH留在广州;我与YL去了北京;PH回了新疆;ZN去了杭州;其余的5个人都在深圳。

五年之后:

依然在广州的是佳哥跟CH,JZ回了青岛;YL同学继续在北京,PH继续在新疆,ZN继续在杭州;而我、TJ、DD、LX、HQ、LJ在深圳;HH回了惠州。

深圳继续是大部队聚集的地方,不知道下一个五年又会怎样?

但即便在深圳的我们,嚷嚷了几次的小聚也没聚成,这次趁着ZN同学出差广州的机会,我们终于在深圳聚了一回。

从样子来看,大家普遍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除了我自己的“英年早秃”,泪目…

如果要说变化,最直观的我估摸着是家庭了吧:

在深圳的5个人,DD13年结婚,14年有了小孩;我14年结婚,15年有了小孩;TJ14年婚,暂无小孩;LJ同学也亦有了小孩。

非深圳地区的同学中,CH跟福哥一起,毕业没多久有了小孩;HH也有了小孩,佳哥也有了小孩,其他人暂不详。

工作生活在深圳这个地方,大家最大的感叹是:

1)有房与无房就已经基本决定了阶层;

2)最好的时代或许已经真的过去;

3)工作多有操蛋,生活也有艰辛;

胡言乱语一通。

爸比和妈咪的日常

1、爸比在喝益力多,妈咪躺在沙发上,爸比见状,对妈咪举了举手中的益力多,妈咪看着爸比,悠悠的说:来,干了这杯奶。——2014.09.17

2、爸比,你都不可爱了啦。——口头禅

术业有专攻

几个月前,家里马桶塞了(我造成的…),早上来不及处理,晚上产品要发布上线脱不开身,夫人不高兴,要求马上得到处理,我觉得自己也能够处理,所以就马上打车回家(花了28块),买了种通马桶的工具(花了5元),预备大干一场,结果左右捣腾,依旧是塞住的…估摸着折腾了一个小时,无奈问物业要了个通马桶师傅的电话,20分钟后到,50元——当然冇问题!师傅上门,用了10分钟解决问题。我又花了20多块打车回公司继续加班。

夫人怀孕之后,打车次数越发多——我发现打车挺好的,深圳的街头,只要你想,多半可以拦到车,再不济,等个10来分钟或者滴滴叫个车,也还是可以的。这样看貌似花费多了,但实际上综合算起来,我以为是节省了很多时间,并且相对舒适安全。

早前google被墙,想要使用gmail、google的服务异常难受,来回反复折腾几回也没啥动力,后来每个月花25使用了一个叫做“曲径”的服务——这才真心体会到什么叫做省时省心省力。

上面说的几个都是自己最近的切身体会,我逐渐明白的一道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创造价值然后利用这价值去享受更好的生活或者服务,而如果每样事情都试图自己去折腾,看似节省了那么点钱,但整体算下来的结果多半是费力不讨好。

此乃术业有专攻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