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终

今天的风有些大,沙子吹进眼睛里,湿湿的,这种感觉不怎么让人舒服。我长舒一口气,拼命的将这种情绪压回内心深处。

我记得阿海离开的那个下午,他拉开车门,回过头看了我们一眼,嘴角动着想说些什么。我没看,只是扭头向别处看去,等我再回过头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动。阿海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将近一年的时间。他的挥一挥衣袖,带走的是这帮兄弟的牵挂,留给我们的却是一片唏嘘。实际上,剩下的我们生活看起来跟过去没什么差别,我们还是会跟以往一样出去宵夜,不定是哪个晚上,我们还是会搞几瓶啤酒几包花生几包丽丽开始我们的夜谈,只是间或,我们一定会说起等到我们稍稍稳定的时候就要杀过去茂名,让阿海带我们腐败去的,甚至阿海一个QQ签名的变化也会成为我们的谈资……去毕业旅游前的某个中午觉,我梦到阿海在我的上铺跟某猛男纠缠在一起,我感觉到床晃动的厉害,兼声声入耳……下一个场景是阿海亲自操刀下厨,为我们奉献美味靓汤……人们常说梦是跟现实相反的,于是,这样的场景也就只能存在我的梦中了。大概,这些场景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这帮人的生活里了。

我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昨日还跟你生活一起的人,今天你就要看着他离去,即使心里面明白他们是奔向美好的前程,即使我知道这不是生离死别,即使我明白我本该为他们感到高兴才对的,可我的内心深处却还是忍不住的感到不舍。这次的不舍过于强烈了,脱离了我的控制,沙子一下子就突破了防线……

帆的签名变成了“一个中午,走了III······”我赶紧告诉他说京“还是不舍,所以选择留下”。他“啊”了一声,接着说到“害得我哭了一阵子”……原来这种情绪不止存在于我的身上。只是我们却无法真正的放声哭一场,我们都躲着,偷偷的拭一下湿润的眼睛,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要一个个离开这里。看着同窗四年兄弟的离开是件残忍的事情,所以要选择先行离去,眼不见为净。大概最先要走的,内心是最舍不得的吧。我理解,所以不会挽留。知道你要留下,帆立马跑过我们宿舍,躺在鑫的床上,说道:“下次要走的时候,静悄悄的就好了,别让人知道”。那也是我现在的想法。

酒是好东西,半醉半醒之间,上演我们最后的疯狂,然后忘记周遭的一切,沉沉的睡去。

这篇日志写于5.25,然后静静的躺在电脑里几天的时间……已经是无法继续了,消失的情绪已是无处寻觅。

我知道,离别每天依然在上演,有些人来不及说声再见,就已经远远的离开了我的视线,我甚至不知道你们要去往何方。

就这样结束吧。

剧终。

Desktop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