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Dreams Begin Responsibilities

也许是肚子饿的缘故,今晚公车回来时,觉得有些恍惚。

恍惚中有这么一句话突然间深深的映入我的脑子里:In Dreams Begin Responsibilities(责任始于梦中)——《海边的卡夫卡》里提到的叶芝某首诗里的句子。

好难理解:责任怎么会始于梦中呢?

隐隐约约的感觉,责任是与生俱来的。

一个生命降临人间,责任便开始伴随着他。也许你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刚降生的婴儿有什么责任,他又如何承担责任?我的理解是,即使是婴儿也是有其责任的——他的责任是首先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下来,是的,婴儿的思想尚未足以让他明白责任是怎么回事,但生命的本能会让他们很好的尽到这个责任。那第一声啼哭,就像是在告诉众人,从这一刻起我来到这个世界上了,今后你们别想忽略我的存在。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小生命不断的用哭声来表达他内心诸如想要嘘嘘,饥饿的想法。大人们没办法忽略这些可爱小生命的哭声,总是不断的尽力给他们最好的照顾,于是大多数生命就这样顺利的存活下来了,然后开始他们各自漫长的人生旅途。当我们开始在人生的旅途行走时,各种各样的责任也就接踵而至了。无论是求学,恋爱,工作,还是结婚生子,哪里没有责任的身影呢?等到我们行将死去,离开人世时,难道说责任就没有了吗?我想,责任依然是有的:那便是该离开的时候就赶紧离开吧,何必苦苦留恋人世徒增烦恼呢?

也许我的理解的确是有些牵强,但按照我一贯来的观念,责任这玩意来自于实在的生活。当我们在这个社会生存的时候,就必要的需要对自己、家庭、集体,乃至国家承担并履行一定的责任。于是乎,父母养儿育女,儿女孝敬父母,老师教书育人,学生尊师好学,医生救死扶伤,军人保家卫国。你看,这上面提到的哪一样不是来自于现实呢?所以,叶芝说:责任始于梦中,我着实是无法理解了。

梦是什么?梦里有什么?我们说梦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反映或者是对未来的一些想象,是内心潜意识的映射,当然,这种潜意识你我未必可以察觉到的,如此说来,此处的梦实际是一种想象?原诗里的“Dreams”是否可以理解为“梦想”?我想,当我在想责任跟梦到关系的时候,过早地将自己的思维限定在“现实”的疆界里面了。由此可以,或者可以说:责任始于梦想。责任始于梦想,这样说得通吗?反过来说,若是责任没有了梦想,又会如何呢?

SYSUBBS上的Love版块对应的中文名称为:爱是我们的责任。起初看到这个名称的时候,我在想,如果爱是我们的责任的话,那么要尽到怎样的责任才算是爱呢?以爱情为例,如果单纯的以人类存在为衡量标准,男女之间交往的责任只不过是繁衍后代。但你若遇到一个心仪的女孩,跟她说,你跟我一起吧,为了人类的延续——我说,你们可以想象出那会是一个怎样的场景,当然,我并不保证这会出现某些意外的情况,比如有些女孩也许会就此爱上这样一个傻里傻气的男孩,但大多数情况下,我想,这并不足以赢得一个女孩子的芳心。这就是说,仅仅抱着“繁衍后代”这样伟大的现实的责任去追求爱情多半是行不通的,这并不是说抱着这样的念头有什么大错特错之处,问题的关键在于,爱情并不仅仅需要这样一个简单的干巴巴的责任。你得想办法这个责任包装起来。用什么包装呢?我想,或许可以用想象,用梦想来包装。常常说陷入爱情的两个人好像是傻子,因为他们对某些外人看起来根本没有可能的承诺笃信不疑,那么明明很蹩脚的花言巧语却能够让他们陶醉不已。其实这并不可笑,在外人看来很白痴的那些海枯石烂天长地久的承诺其实是包含着想象的责任——我的意思是说,当我们心里头怀揣着那些想法的时候,就开始在提醒自己,要好好的照顾对方,不要让他/她轻易受到伤害。我也会给她承诺,告诉她将来会如何如何,将来要给到她什么,说真的,有时候自己也在想,现在所说的这些会有多少成为现实呢?但是,每每想起那些说过的话时,心里面便不由自主的会去想,为了那些目标要付出些怎样的努力,于是乎,责任便由此开始了,即使将来不能全部做到,但首先要让她看到我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在爱情中,责任地的确确是来自于现实的恋人关系,但是往往却始自

你为你们双方所设定的梦想。

工作有时很简单,只需完成好老板交代给你的任务就可以了。有这样的一个故事,想必大家都是熟悉的:有个鞋商派了两个员工到一个岛上考察鞋子的市场,一个员工发现岛上的居民都保持着赤脚生活的习俗,于是他回去报告老板说那座岛上的居民不穿鞋子的,我们的鞋子在这里没有市场。但另外一个员工来到了岛后,发现这里的居民没有穿鞋的习惯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喜出望外,回去报告老板说这里的居民还没穿鞋子的习惯,只要我们稍加宣传一定可以在这里开辟新的市场。最终的结果是,第二名员工被派到了这座小岛上开辟市场,经过宣传和推广,岛上的居民逐渐知道了穿鞋的好处,并开始买鞋穿着走路,从而获得了巨大的收益。第一个员工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因为他尽到了考察的责任。但面对同样的一座小岛,两人考察的结果却截然不同。这其实说明,工作应当不仅仅是依靠责任感的。缺乏想象力的责任感如同一杯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奇,而为了能够将工作完成的更好,我们需要要依赖更多的激情与想象。当责任乘上想象的翅膀时,我想,大多数情况下,结果不会很糟糕。

如果对应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的话,我想责任对应的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人生存最基本的责任是要满足这种物质性的价值需求,通常情况下,尽到这些责任已足以保证人的生存了。但是再往上的社会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这些精神性价值需求则需要想象力了。如果不去想象,也许我们会很难理解还有这些需求的存在,更不会知道去尽到满足自身这些需求的责任的存在。

大概,这就是In Dreams Begin Responsibilities吧。村上春树如何去诠释这句话的,有待于我读完全书了。

《In Dreams Begin Responsibilities》有9个想法

  1. 小时候 我的梦想是长大了要吃的好,想吃什么就买的起
    现在 我被迫放弃了这个想法,至少我内心是这么觉得的

    只是觉得 简单不起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