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控制权交给用户

先来看这么一个小故事:

世界著名建筑大师格罗培斯设计的迪斯尼乐园,经过了3年的施工,马上就要对外开放了。然而各景点之间的道路该怎样联络还没有具体的方案。施工部打电话给正在法国参加庆典的格罗培斯大师,请他赶快定稿,以便按计划竣工和开放。

格罗培斯大师从事建筑研究40多年,攻克过无数建筑方面的难题,在世界各地留下了70多处精美的杰作。然而建筑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路径设计却让他大伤脑筋。对迪斯尼乐园各景点之间的道路安排,他已修改了50多次,没有一次是让他满意的。

接到催促电报,他心里更加焦躁。巴黎的庆典一结束,他就让司机驾车带他去了地中海海滨。他想清醒一下,争取在回国前把方案定下来。汽车在法国南部的 乡间公路上奔驰,这里是法国著名的葡萄产区,漫山遍野到处是当地农民的葡萄园。一路上他看到人们将无数的葡萄摘下来提到路边,向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吆喝,然 而很少有人停下来。

当他们的车子进入一个小山谷时,发现在那里停着许多车子。原来这儿是一个无人看管的葡萄园,你只要在路边的箱子里投入5法郎就可以摘一篮葡萄上路。据说这座葡萄园主是一位老太太,她因年迈无力料理而想出这个办法。起初她还担心这种办法能否卖出葡萄。谁知在这绵延百里的葡萄产区,她的葡萄总是最先卖完。她这种给人自由选择的做法使大师格罗培斯深受启发。他下车摘了一篮葡萄,就让司机调转车头,立即返回了巴黎。

回到住地,他给施工部发了一封电报:撒上草种提前开放。施工部按要求在乐园撒了草种,没多久,小草出来了,整个乐园的空地都被绿草覆盖。在迪斯尼乐 园提前开放的半年里,草地被踩出许多小道,这些踩出的小道有窄有宽,优雅自然。第二年,格罗培斯让人按这些踩出的痕迹铺设了人行道。1971年在伦敦国际 园林建筑艺术研讨会上,迪斯尼乐园的路径设计被评为世界最佳设计。

当人们问他,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方式设计迪斯尼乐园的道路时,格罗培斯说了一句话:艺术是人性化的最高体现。最人性的,就是最好的。

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当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解读,而我首先想到的互联网。

先抛出这么几个问题:

(1)为什么web2.0能够红红火火的发展起来?

(2)为什么苹果的IPhone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

(3)为什么类似于Linux这样的开源软件能够引起如此多的用户参与进来?

其实,类似这样的问题有很多了。无一例外的是,它们都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抓住了用户的眼球,取得了成功。

而对比刚刚的那个故事,你会发现这成功背后的因素是极为相似的,那就是:将控制权交给用户,让用户有机会可以自由选择。

故事中的老太太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事先摘下葡萄在路边吆喝,而是让客人拿着篮子在葡萄园自行采摘。换作是我,我也会倾向于自己去摘葡萄,大多数人都有一种不喜欢被控制的心理,喜欢自己去探索,在探索过程中发现新鲜玩意,享受其中的乐趣。

回到上面的第一个问题,在Web2.0之前,网站跟用户之间基本没有什么交互,网站提供什么,用户就只能看什么,用户对于内容没有控制权。而到了Web2.0,出现了一个很基本的机制——UGC(User Generate Content,用户产生内容)。在这个机制下,用户终于对内容有了控制权(此处不去探讨用户拥有控制权背后的原因),利用博客、维基、SNS等等这样的一些服务,用户在接受信息的同时产生了大量新的内容,这些信息围绕某个事件展开,若是用户的信息被其他用户认可,那么他的内心会得到极大的满足,这会激发他继续创作出更高质量的内容。从本质上,这是把控制权交给用户带来的,若是用户没有控制权,很难想象用户可以产生出高质量的内容,确切的说,应该是用户本身是具备产生高质量内容的潜质的,但是这个潜质需要被激发出来。这个触发器是控制权,包括用户选择信息、发布信息的控制权。

第二个问题其实也很很值得研究。我们知道知道IPhone是款非常优秀的产品。人们常常把它的成功归结于乔布斯对品牌的坚持以及对优秀产品执着的追求。而再我看来,IPhone的成功同样离不开它将控制权交给了用户。我这里所说的这个控制权指的是苹果的应用程序商店,个人认为这是IPhone手机取得成功非常关键的因素。可以看到在苹果的应用程序商店里集合了各种优秀的应用程序,内容包罗万象,而贡献这些内容的,并不是苹果本身,而是苹果的众多粉丝。试想一下,有这么个机会,一方面,你能够更加自如的控制自己的手机,让它更符合你的想象,另一方面,你还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为自己赚取不菲的收入,这样的好事,你会不会动心呢?

而第三个问题,最近在读的《未来是湿的》一书中是有提及的。所以我就不打算在详细说了,有兴趣的同学推荐阅读下这本书,是相当不错的。

其实,不止在互联网领域,在诸如制造业这样的一些传统行业,将控制权交给用户的做法也越来越多见了。将控制权交给用户,用户从中受益,同时企业也可以获得发展,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套一句俗话: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限的,一个公司几十人的团队智慧,怎么能够抵挡住人民战争的海洋呢?

当然,我这里所说的将控制权交给用户并非是绝对的,从根本上来说,任何一个公司试图让他的用户群体帮助公司获得发展时,都需要对公司本身的发展目标有清晰的认识,否则就有可能被带入死胡同。将控制权交给用户,也并非说公司对其放任不管,理想的方式应该是:提供平台,有序引导。

《将控制权交给用户》有8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