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意地栖居

去年,有幸听了一位德国学者Ms Barbara Lison的一个讲座,她给我们讲述的主要是图书馆需要通过创新来应对社会环境的变革。她讲的非常好,当时听了有很多感触,但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把那时的想法记录下来,有些可惜了。
在大学之前,脑子里对图书馆真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唯一的印象是初中的时候在我们的学校有个被称作图书室的教室,可以去借书——那时候我们并不能够进入到图书馆里面的,只能够在外面的本子里查好了书然后让阿姨去帮你找出来。这便是我对图书馆的最初印象。到了大学之后,来到广商本部,第一次有机会进入到图书馆里面去看到那么多不同种类的书,感觉真是很新鲜。新鲜劲过去之后,便觉得这个图书馆真破,又那么小,书都没几本——尽管师兄师姐还有老师一再以其经验告诫我们:广商图书馆虽然很小,但五脏俱全,要我们充分的利用起图书馆来。然而,终究是没有很好的利用图书馆,四年以来,尽管从图书馆借的书不少,但是真正看完并且记在脑海里的书真是很少了,回想起来,这是大学四年里面一个很大的遗憾。事实上,当来到中大之后,才明白图书馆尽然是可以这样为读者提供人性化的服务——当然,很多本身是中大的人对此可能并没有很深的体会,并且仍然有不少的人抱怨图书馆提供的服务不够好。这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对比就不会知道差距,只不过我是拿中大图书馆跟广商图书馆相比,而中大的同学却是拿中大的图书馆跟心目中理想的图书馆相比。中大的图书馆馆长程焕文教授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不仅是图书馆界的泰斗级的人物,而且在其它很多方面都颇有造诣,并且人长得非常帅,不仅中大很多学子花痴他,连外面的很多师奶都被他吸引住了,真是个厉害的人物。自程焕文教授任馆长以来,他提出“智慧与服务”的理念,并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使中大学子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图书馆的在大学教育里面所承担的重要责任。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图书馆,作为中大人,当然是幸福的。
为什么过去那么长时间之后,我再次提起这个讲座呢?可能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似乎图书馆跟自己的是没有什么联系的,大学期间去了也就去了,出去工作之后,又有多少人还会想起图书馆呢?在我们国家,图书馆,尤其是公共图书馆,常常是被忽略的。而昨天,敝人非常厚脸皮的跟着阿福他们班去参观了黄埔区图书馆,鉴于阿福他们班美女众多,加之阿福本身又是帅气之人,我非常邪恶的担心会出现某些不大好的事情,所以我此次前去也是有重任在身的。当然,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阿福同志在整个参观过程中,展示了中大人的渊博学识,表现了共产党人的优良品质,受到馆长邱蓉同志的高度赞扬,堪称优秀。
黄浦区图书馆的情况我就不多做介绍了,具体的可以去看看他们的网站:广州黄浦区图书馆。

我到现在对图书馆的了解仍然很少,考研的时候读吴慰慈老师编写的那本《图书馆学概论》,只是单纯的为了应付考试,不求甚解,依稀记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公共图书馆职能的定义:“保存人类文化遗产、开展社会教育、传递科学信息、开发智利资源”。这样的定义应该不难理解,对于一个图书馆学专业的人来讲,类似于图书馆学基本理论的知识也应是烂熟于胸的。然而,如邱馆长所言,刚毕业的时候,同学满怀激情来到图书馆工作,却发现实的图书馆工作其实是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最大的制约是什么?这是用屁股都能想出来的问题:钱。即使是在广州这样的发达地区,图书馆每年能够得到的经费仍然是比较少,以黄埔区图书馆为例,每年的经费大概是80万元(经查,黄浦区09年GDP为491.28亿元,可支配财政收入为14.34亿元),这个经费在广州各个区来讲已经算是顶级的水平了。80万元,一大半钱笔钱需要花在购买图书,订阅报纸杂志上,除此之外还有活动经费的支出(图书馆寒暑假时均会开设一些兴趣班,平时亦会举办一些亲子阅读的活动,邱馆长介绍了不少图书馆开展的活动,当时没能记下来,罪过),当然还有一些图书馆日常必需的开支等等。80万元的经费,需要服务对黄浦区 21.2万的常住人口,可以想象这里面有多么的艰难。邱馆长说都是看着口袋里的经费来过日子的,她跟我们开玩笑说,现在物价上涨得那么厉害,图书馆买米买菜的时候甚至都要跟上级领导打报告(图书馆上级主管部门为区文化局)。尽管如此,在整个参观的过程中,却仍然可以发现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们以积极的心态对待这份工作。邱馆长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整个交谈过程中,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邱馆长乐观开朗的态度,以及她对图书馆工作人员细心体贴的照顾。能够在工作中遇到这么好的一个领导,真乃员工的幸事。邱馆长反复跟我们说,工作以做人为先,而做人又要以德为首,这是馆长自己多年工作经验的切身体会,应铭记于心并付诸实践。
距参观黄埔区图书馆正好是一周的时间,今天(4月23日)正好是世界阅读日(没有查到今年的世界阅读日的主题是什么)。在这个网络时代,我们似乎比以往有更多的方式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信息,登录任何一个网站,铺天盖地的信息就会迎面而来。对于相当部分人来讲,越来越热衷于去下载各种各样的电子书(本人即是反面例子),看到感兴趣的网页亦会选择保存下来,结果是电脑里放着越来越多的电子书,书签栏里的网页保存的也越来越多,然而,在我们的内心,都可以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每天我花在阅读上的时间有多少?真正能够留在脑海里的知识又有多少?在信息的洪流中迷失了自己,忘记自己原本是要干什么来着的了。这个时候怎么办?暂时的离开网络,回归最传统的阅读吧。在网络上阅读总是容易受到各种干扰,看到一个感兴趣的点马上又想着去搜索一下,看着搜索出来的结果又看到新鲜的东西又搜索一下,如此继续下去,早已将刚开始要做到事情忘记了(本人定力不够,深受此害)。而网络阅读的另一个弊端是从网络上接收到的信息往往是有些零散的,不够系统的,无法对全局有一个很好的把握,看到一点就以为是全部了,那么当你捧着书本开始的时候,则可以避免这个问题的产生,捧着书本,顺着作者的思路,对一个领域的问题可以有很好的把握,这是网络阅读万万不能比拟的。
最近的胃口很大,总想着有时间好好的读读书,然而时间真的是很有限,只能借助手机在空隙的时间段读《红楼梦》,虽然比较辛苦,却乐此不疲。真想有一天,捧着书本,背着阳光,对面坐着她,细细的品味知识带给我的乐趣——大概那便是书意的栖居吧。
最后,这篇文章写到这里已完全是偏离当初的想法了——当时我想写的是图书馆对公民权利意识培养的影响,跑得太离谱了都。但也只能搁笔至此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